武王伐纣,武王伐纣的典故

13. 武王伐纣

13. 武王伐纣

有穷后期的后辛沉醉于安逸享乐,荒淫昏暴,“重刑辟”“厚赋税”,大失民心,何况在对外征讨北狄的刀兵中,消耗了大气有生力量。在武王即位五年,武王曾东进至孟津(今西藏新蔡县东),试图伐纣,诸侯不期而会者多至800个。但武王审几度势,认为机遇仍未成熟,令退兵。直到殷辛杀贤臣比干、囚箕子,陷于深透孤立的时候,武王认为时机已到,于武王十一年青女月,引导戎车(新秀战车)三百、虎贲(冲锋兵)3000、士卒五万5000人,又伙同各友邦军队,出发东征。3月间,周和各路诸侯联军从孟津度过亚马逊河,达到商郊牧野的朝歌(今山西鼓楼区),二月丁卯日的上午,进行誓师范大学会,武王历数纣的罪状,声明伐纣是代天行罚、救民于水火,同一时候鼓励友邦冢君和周师官兵,英勇杀敌。誓师完成,周军向受德辛的武装力量发起攻击。纣发兵七八万迎敌,兵力人数占相对优势。不过纣的武装倒戈反攻,商王朝七80000军队须臾瓦解,子受德折桂,逃奔鹿台自焚而死。牧野之战,只用一天时间即告胜利。

武王伐纣

武王伐纣的古典

周王周文王死后,他的第三个外孙子西伯昌在丰京继位,称为武王,并将协和的老爸西伯昌追称为文王。

文王死后,武王继位,以姜尚为师,周公旦为傅,召公、毕公之徒左右臣,继承文王的职业。

西伯昌拜吕望为顾问,用相比父辈的仪仗尊重他。武王还团结和睦的兄弟周公旦、召公奭(shì)等,使全国上下一条心,厉兵秣马,积贮力量,打算出征灭商。

第二年,武王实行军事演练,东观兵,至于盟津,八百诸侯不期而会。诸侯皆曰:「纣可伐也。」武王说:「女未知天命,未可也。」又过二年,传说殷商纣王昏乱暴虐滋甚,杀王子比干,囚箕子,一些贵族、大臣也都纷繁叛商奔周,于是武王将伐纣,卜,龟兆不吉,风雨暴至。群公尽惧,唯太公劝之武王,便带队兵车三百辆、虎贲两千人、士卒陆仟0陆仟人,联合了重重群众体育、方国东进伐商。

数年后,武王率军东进。但他从没通晓打出灭商的幌子,相反却仍以周朝属国的名义,让部队在前面抬着自个儿阿爸的木牌位,大旗上挥洒着周武王的称呼,而团结也不称王,只称太子发。武王的这种做法,明显是为着对及时的政治和军队时局进行三遍虚实试探。

西伯昌在进军到距朝歌七十里的牧野地点进行誓师范大学会,列数了后辛的大队人马罪状,鼓动了部队要和殷辛决战。那时候殷辛才结束了歌舞宴乐,和那么些贵族大臣们协商对策。那时,受德辛的大军老将还在任哪个地方段,偶然也调不回去,只能将大批量的奴隶和俘掳来的西北夷武装起来,凑了十70000人开向牧野。可是这几个商纣王的行伍刚与周军相遇时,就掉转矛头指导周军杀向帝辛。结果,殷辛大捷,连夜逃回朝歌,眼见大势已去,只能登上鹿台放火自焚。西伯昌完全据有商都以往,便发表东周的灭亡。今年大致是公元前1122年。

武王的军事东进渡过莱茵河过来孟津,果然大多东周属国的诸侯们纷繁赶来晤面,表示扶助。但武王考虑到后辛在周朝还或然有一定的号召力,后辛的伯伯王叔比干、兄弟箕子、微子等一堆周朝的贵族大臣们还在竭力有限支持那么些危急的政权,感觉灭纣的时机并未成熟,因而,只在孟津进行了贰回观兵演练,与诸侯们关系了瞬间心境,便带兵回到了丰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