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不安的画家,几乎被遗忘的菲利克斯

《亲密行为系列之七: 五点钟》(Les Intimits VII: Cinq
heures),1898,菲利克斯瓦洛东,木刻版画,图片来源:Royal Academy of Arts

纳比派因为瓦洛东与La Revue
blanche杂志的合作而了解到他,在相识一年之内,瓦洛东的绘画风格就已经从之前庄重的肖像画和静物画转变成了装饰性的、引人共鸣的日常生活场景。瓦洛东擅于通过不一样的视角呈现日常生活,在幻想的场景中沐浴的女人、在巴黎街道上无声移动的人影,他通过平面的色块描绘出这些形象。但是,瓦洛东从未将自己完全归入纳比派。这份距离感再加上他的瑞士人身份,为瓦洛东赢得了一个昵称纳比派的外国人。1900年,纳比派成员分道扬镳,瓦洛东迅速地回到了他自己的路上,完全抛弃了纳比派的风格。

他出生于瑞士,但成名于巴黎

他出生于瑞士,但成名于巴黎

小说家特萨哈德利这样评价瓦洛东:“他变得越像巴黎人,他的艺术就越是被其他风格萦绕:有些新教徒和北欧人的感觉,冷静的,有一种神经衰弱的味道,冲击心灵而非单纯感官的震撼。对我来说,他就像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新发现。”

1865年,菲利克斯瓦洛东出生于瑞士洛桑。16岁时,这位渴望实现自己抱负的年轻艺术家就来到了现代艺术世界的中心巴黎闯荡。他在巴黎度过了自己的一生,在这里经历了西方艺术史上影响最深远的巨变之一,但是他却始终保持忠于传统的描绘方式,偏爱表现现实,而非引领了印象派以及之后的立体派、抽象派的先锋艺术实验。

《月光》 (Clair de
lune),1895,菲利克斯瓦洛东,油画,奥赛美术馆藏,图片来源:RMN-Grand
Palais (muse dchr(39)Orsay) / Herv Lewandowski.

《室内的红衣女子》(Intrieur avec femme en rouge de
dos),1903,菲利克斯瓦洛东,油画,图片来源:Kunsthaus Zrich.

“菲利克斯瓦洛东:不安的画家”个展正在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进行。

战争!这个词语是壮丽的这是瓦洛东对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的充满爱国深情和感染力的回应。瓦洛东非常想要为他的第二故乡而战,但49岁的年纪让他无法应征入伍,这使得瓦洛东十分失望。不过瓦洛东随后作为艺术家也以自己的方式加入了战斗,他创作了一系列反映战争的绘画作品。他还短暂地再次拾起了放弃已久的版画才能,创作出一组木刻版画作品《这就是战争!》,包括六幅从报纸上摘取的战争场景的插画。尽管作品主题是非常严肃的,这一系列仍然展示出瓦洛东早期木刻版画的装饰性风格和冷峻的幽默。1917年,瓦洛东终于有机会直接面对战争。他为政府执行了一项任务,在香槟区待了两周时间记录战争的影响,他在此画了毁坏的教堂、被炸弹炸毁的房屋,以及凡尔登城中的战斗场景。

《红色房间》(La Chambre
rouge),1898,菲利克斯瓦洛东,油画,图片来源:Royal Academy of Arts

《红辣椒》 (Poivrons
rouges),1915,菲利克斯瓦洛东,油画,图片来源:Royal Academy of Arts

瓦洛东的朋友维亚尔在1893年参与创建了一个戏剧公司,“纳比派”成员都为其进行设计创作。后来瓦洛东还收到启发,尝试当了一回剧作家。1904年,他的作品《一个非常强壮的男人》在巴黎的Thatre
de Grand
Guignol剧院上演。1899年,瓦洛东购置了一个柯达相机并用于拍摄身边环境:夏日假期、国土风光、拜访朋友。他开始使用这些相片作为绘画创作的辅助记忆物。他在工作室里依据相片,重新组合意象,创作出奇怪的、虚构的现实版本。他也短暂的尝试过雕塑艺术,在1904年创作过少量铜质的裸体雕像。

他不只是油画家和版画家

《亲密行为系列之五: 金钱》(Intimits V:
Lchr(39)Argent),1898,菲利克斯瓦洛东,木刻版画,图片来源:Royal Academy
of Arts

小说家特萨哈德利这样评价瓦洛东:他变得越像巴黎人,他的艺术就越是被其他风格萦绕:有些新教徒和北欧人的感觉,冷静的,有一种神经衰弱的味道,冲击心灵而非单纯感官的震撼。对我来说,他就像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新发现。

“纳比派”因为瓦洛东与La Revue
blanche杂志的合作而了解到他,在相识一年之内,瓦洛东的绘画风格就已经从之前庄重的肖像画和静物画转变成了装饰性的、引人共鸣的日常生活场景。瓦洛东擅于通过不一样的视角呈现日常生活,在幻想的场景中沐浴的女人、在巴黎街道上无声移动的人影,他通过平面的色块描绘出这些形象。但是,瓦洛东从未将自己完全归入“纳比派”。这份距离感再加上他的瑞士人身份,为瓦洛东赢得了一个昵称“纳比派的外国人”。1900年,“纳比派”成员分道扬镳,瓦洛东迅速地回到了他自己的路上,完全抛弃了“纳比派”的风格。

图片 1

他不只是油画家和版画家

《夏日夜晚的沐浴》(Le Bain au soir
dt),1892-1893,菲利克斯瓦洛东,油画,图片来源:Royal Academy of Arts

《球》 (Le
Ballon),1899,菲利克斯瓦洛东,油画,奥赛美术馆藏,图片来源:RMN-Grand
Palais (muse dchr(39)Orsay) / Herv Lewandowski.

也许,我们终究会发现瓦洛东的踪迹早已贯穿了20世纪的艺术和文化发展。

瓦洛东生于瑞士洛桑,在巴黎度过一生,他不仅是油画家和版画家,也写小说和戏剧,还会设计舞台装置、摄影和雕塑,他与法国纳比派画家皮耶波纳尔关系紧密,却始终探索独立的艺术风格。瓦洛东艺术的电影质感风格甚至影响过希区柯克,至今仍然能引起共鸣。尽管他的大名长久以来被人遗忘,但通过这场展览,人们终究会发现,瓦洛东的踪迹早已贯穿了20世纪的艺术和文化发展。

在到达巴黎的第一个十年里,瓦洛东保持着他的独立的艺术风格。虽然他是1885年毕业于巴黎朱利安美术学院的,但是他在风格上始终远离前卫派,而忠于他心中的古典英雄,尤其是安格尔和荷尔拜因。然而,19世纪90年代初,当他遇到纳比派时,他的艺术风格发生了一次巨大的转变。纳比派最著名的成员有皮耶波纳尔、爱德华‧维亚尔和莫里斯丹尼斯,他们从保罗高更的后印象派装饰风格中汲取灵感,其将艺术表达情绪的潜力置于艺术记录外部世界的功能之上。另一个对纳比派影响至深的是当时在巴黎十分流行的日本版画。

瓦洛东的名字一直在19世纪晚期和20世纪初期的艺术史记载中被忽视了,但他留下的作品可能比他的名声所代表的更加伟大。作为一个叙事悬念大师,瓦洛东1897-1899年的室内场景系列作品提供了一个窥视禁忌之爱的镜头视角这种模糊不清的场景表现可以在美国绘画大师爱德华霍普的作品中找到共鸣。瓦洛东电影质感的风格无疑是受到他对戏剧的兴趣的影响,而这一风格甚至也影响了希区柯克的电影,并且在美国著名导演韦斯安德森的电影场景中也可以看到瓦洛东独特的色调搭配的影子。

《20岁的自画像》,1885,菲利克斯瓦洛东,油画,图片来源:Royal Academy of
Arts

他的电影质感风格在今天仍然能引起共鸣

《月光》 (Clair de
lune),1895,菲利克斯瓦洛东,油画,奥赛美术馆藏,图片来源:RMN-Grand
Palais (muse d’Orsay) / Herv Lewandowski.

《红辣椒》 (Poivrons
rouges),1915,菲利克斯瓦洛东,油画,图片来源:Royal Academy of Arts

印刷技术的发展、政治文化的激烈辩论使得带有插画的杂志报纸的出版业发展迅猛。瓦洛东凭借他尖锐的观察力和独特的艺术审美,成为了最受这些杂志报纸欢迎的插画师之一。他受邀成为具有极高影响力的杂志La
Revue
blanche的首席插画师,这个职位也让他走到了聚光灯下并获得了众多艺术家的注意。尽管瓦洛东有高超的版画技术,他还是在1900年放弃了版画事业,此后他只在1916年创作了一组关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版画作品。

实际上,瓦洛东还写了三本小说和八部戏剧,他还会设计舞台装置、摄影和雕塑。在他最有名的小说《致命生命》中,主人公Jacques
Verdier有一种会导致他生命中所有人在悲惨的意外事故中死去的超能力。瓦洛东自己为这本小说画了插图,采用了与他的绘画作品《谋杀》相同的黑色幽默的风格。

《等待》(LAttente),1899,菲利克斯瓦洛东,油画,图片来源:Royal Academy
of Arts

这些木刻版画十分受欢迎,它们将密集的叙事压缩到一个很小的空间中,某种程度上缩小了主体身上的狂暴感或悲伤情绪,让男女之间的关系充满更多趣味、性感、狡黠和淘气的意味。然而,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另一组油画的系列,瓦洛东的油画系列好像在讲述令人痛苦的、未完成的故事。《红色房间》这幅作品就展示出了瓦洛东的这种风格。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玄关处迟疑,他们所处的玄关很可能是通往卧室,但是我们在他们身后除了黑暗什么都看不到。他们在互相触碰却没有拥抱,互相倾靠却又克制着自己。这一刻他们停止在两个房间的交界处,就像是停在两种存在状态的交界处,一种是礼貌地分开,另一种是赤裸地在一起。菲利克斯瓦洛东用如此生动的笔触抓住了他们行动中的这一帧画面。

《亲密行为系列之五: 金钱》(Intimits V:
L’Argent),1898,菲利克斯瓦洛东,木刻版画,图片来源:Royal Academy of
Arts

他描绘了战争的创伤

1898年,就在瓦洛东结婚之前,他开始了两个以中产阶级秘密的性爱生活场景为主题的系列创作。首先,是一系列11幅木刻版画亲密行为,紧接着是同主题的一系列油画作品。在这些作品中,男人和女人相互吸引、渴望,他们会约会,会吵架。这是两性之间永恒的戏剧:平淡乏味,又令人陶醉。

《夏日夜晚的沐浴》(Le Bain au soir
dt),1892-1893,菲利克斯瓦洛东,油画,图片来源:Royal Academy of Arts

瓦洛东的名字一直在19世纪晚期和20世纪初期的艺术史记载中被忽视了,但他留下的作品可能比他的名声所代表的更加伟大。作为一个叙事悬念大师,瓦洛东1897-1899年的室内场景系列作品提供了一个窥视禁忌之爱的镜头视角这种模糊不清的场景表现可以在美国绘画大师爱德华霍普的作品中找到共鸣。瓦洛东电影质感的风格无疑是受到他对戏剧的兴趣的影响,而这一风格甚至也影响了希区柯克的电影,并且在美国著名导演韦斯安德森的电影场景中也可以看到瓦洛东独特的色调搭配的影子。

1898年,就在瓦洛东结婚之前,他开始了两个以中产阶级秘密的性爱生活场景为主题的系列创作。首先,是一系列11幅木刻版画“亲密行为”,紧接着是同主题的一系列油画作品。在这些作品中,男人和女人相互吸引、渴望,他们会约会,会吵架。这是两性之间永恒的戏剧:平淡乏味,又令人陶醉。

这些木刻版画十分受欢迎,它们将密集的叙事压缩到一个很小的空间中,某种程度上缩小了主体身上的狂暴感或悲伤情绪,让男女之间的关系充满更多趣味、性感、狡黠和淘气的意味。然而,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另一组油画的系列,瓦洛东的油画系列好像在讲述令人痛苦的、未完成的故事。《红色房间》这幅作品就展示出了瓦洛东的这种风格。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玄关处迟疑,他们所处的玄关很可能是通往卧室,但是我们在他们身后除了黑暗什么都看不到。他们在互相触碰却没有拥抱,互相倾靠却又克制着自己。这一刻他们停止在两个房间的交界处,就像是停在两种存在状态的交界处,一种是礼貌地分开,另一种是赤裸地在一起。菲利克斯瓦洛东用如此生动的笔触抓住了他们行动中的这一帧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