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1

侧记封面人物,人格的营造

图片 1

图片 2

著名画家马汉跃当选2017中国文联《神州》杂志封面人物

丁仁伦,汉族,1955年出生于辽宁省庄河市。

许钦松,1952年生,广东澄海人。国家一级美术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1998年获广东省“五一”劳动奖章,“跨世纪之星”荣誉称号,2007年当选当代岭南文化名人50家。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广东画院院长、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书画室副主任,中国文联全委会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中国国家画院院务委员、中国画学会顾问、广州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广州大学美术学院名誉院长,广东中国画学会名誉会长,并担任2010年广州亚运会开闭幕式艺术顾问,2012(伦敦)奥林匹克美术大会艺术指导委员会艺术顾问。

【人物档案】

20世纪70年代初以版画创作为主
。近10多年来,探索研究中国画山水画艺术,其代表作品有《壑峪沟》《幽壑松风图》《千岩万壑锁烟云》等。1992年入编《中国当代美术家人名录》等多部辞典。2008年9月举办《丁仁伦美术、摄影艺术回顾展》。2018年7月举办《青山有约丁仁伦画展》。

主要作品有:《潮的失落》、《心花》、《个个都是铁肩膀》、《诱惑》、《天音》、《南粤春晓》、《岭云带雨》、《高原甘雨》、《甘雨过山》等。曾获“第七届全国美展”银奖、1992年日本•中国版画奖励会金奖、
’91中国西湖美术节银奖(版画最高奖)、“第十届全国版画展”铜奖、80-90年代中国优秀版画家鲁迅版画奖、广东省第四届鲁迅文艺奖一等奖以及广东美协50年50件经典作品奖等多项大奖。作品被中国美术馆、广东美术馆、江苏美术馆、广州美术馆、深圳美术馆、原中国版画家协会、美国驻华大使馆、澳大利亚佩斯艺术博物馆、日本国际版画艺术博物馆、泰国国王钦赐淡浮院、北京人民大会堂、上海世博会中国馆等机构收藏。出版有《许钦松》、《许钦松版画集》、《许钦松山水画集》、《许钦松自传体文集》、《当代名家精品—许钦松》、《象外之象—许钦松山水画集》、《时代意象—许钦松艺术研究》、《年度大家—许钦松》、《中国当代艺术经典名家—许钦松》、《中国当代名家画集—许钦松》、《此岸•彼岸—许钦松谈山水画艺术》、《荣宝斋当代书画名家——许钦松山水画集》等。

马汉跃,斋号借山堂。当代著名山水画家、作家、书法家。1959年10月生于山东微山,先后进修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国家画院。师从沈鹏、龙瑞等先生。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国家画院首届访问学者,文化部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会常务理事、艺术教育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人民大学继续教育学院中国画研究室主任、特聘教授,中国艺术工作委员会常务理事,法治中国文化艺术研究院副院长,中国书画博览杂志社总编辑。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重要展览并被多家美术馆、博物馆等收藏。曾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佛罗伦萨历史中心“国际文化交流特别贡献奖”,美国加州政府荣誉奖等多种奖项。2017年2月,当选中国文联《神州》杂志封面人物。

现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国画家协会会员、中国民族艺术家协会理事、辽宁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大连市美术家协会理事、庄河市美术家协会主席。

图片 3

主要著作有长篇报告文学《永远的河流》,散文集《如是我闻——中国当代艺术名家访谈录》《倾听》《赠你一朵春》《不沉的舟》,长篇小说《多尔衮》《你是我的宝贝》,书画作品集《马汉跃书法作品集》《论画诗一百首》《龙门风骨·马汉跃卷》《马汉跃山水画作品选》《三品丛刊·马汉跃卷》《借山问道·马汉跃山水画鉴赏》《中国美术家·马汉跃卷》《云水禅心·马汉跃山水扇面鉴赏》《中国邮册——中国当代书画名家马汉跃》等。其山水画作品浑厚华滋、诗意盎然,含英咀华、自成家法,以古人格局写今人意态,以生命之情绘大千世界,以笔墨品格立艺术精神。

丁仁伦,小时候受母亲的熏陶,自幼即对绘画深感兴趣。

志道据德,依仁游艺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就在庄河文化馆参加知青、农民版画的培训和学习。受到国内名画家古元、力群、陈尊三、朱纯一、张家瑞、季观之、林成翰、刘恩斌等前辈名家的指教,掌握了一定的绘画理论和技巧,夯实了美术创作的根基。近百幅木刻、宣传画等作品在国内外、省市展览和刊物发表、出版社出版并获奖。

——著名画家马汉跃山水画的哲学意蕴

近十几年来,丁仁伦潜心研究中国山水画艺术,他是辽宁庄河人,生于斯,长于斯,在山川自然景观中寻找含道映物、以形媚道、澄怀致远的水墨山水精神。

■ 本刊记者 邵妙苗

作为本土的一名画家,长期受到北方山气的熏陶,他对山野、苍松、云海、山泉一往情深,令他每每沉醉于这片野趣横生的净土。从他近期的作品可以看到已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彰显了“以禅入画、意在笔先、画尽意在”的精神,用笔有如唐人狂草,顿挫屈郁,用墨凝重,注重师传统、师自然、师造化,以宋初北方画派笔墨为主体,参以“二米”王蒙和吴门四家的笔法,形成了欲秀而苍、中锋用笔、积墨并用、烟润淋漓、章法以全景式构图。在他的画上,线的枯润、粗细、长短、笔墨的流畅、质朴、清新与变幻皆为他所驾驭,从而产生韵味十足的情思和幽远的意境,给人以崇高的壮美的艺术感觉。

“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表达了古人理想的人生追求和审美境界。这也是当代著名山水画家、书法家、作家、诗人马汉跃老师所追求的人生境界。读马汉跃的山水画,你立刻就会被画家刻画到极致的艺术意境所吸引。马汉跃的山水,追求笔墨情趣,以古人格局写今人意态,格调高雅,气息纯正,空灵洒脱,浑厚华滋,诗意盎然。他笔下的景致,林木葱茂,云烟变幻,山高水长,景简意密。赏读马汉跃的山水,一股清新古雅的哲学气息扑面而来,让人有一种直指心灵的感悟。

黄宾虹先生说北宋人“笔酣墨饱
、兴会淋漓,不经意间饶有静穆之致。”观丁仁伦的近期作品庶几近之。

图片 4

丁仁伦笔下的山水是挥之不去的天籁之音。每一幅飘逸非凡,旷达画古的画面都潜行着崇仰之旅、高远之思,随着他的更加深入探索和实践,不独是“中得心源”的性情之笔,更是一种人文的思考!近十几年来,他着重对中国山水画的研究和探索,尽管传统笔墨功夫非一日之功,但他因具备深厚的版画功底而速入佳境。在研习中国山水画创作中,他始终牢记“师外造化,中得心源”的创作理念,把自然世界融入主体精神高度自由的审美境界。其创作理念牢牢根植于中国山水画传统发展之中。

《碧波千迴到我家》

纵观他近几年的作品,他从大自然中吸引营养,领略大自然的雄壮之美,以自然景物作为自己的创作源泉,爬山涉水写山水真性,表达自己的真切感受。鲁迅美术学院教授著名国画家温崇圣在2008年观看丁仁伦画展时,给以
他的画评价是:画山水画的人不少,但像丁仁伦这样短期内就画如此程度者还不多见
。全国美协会员著名画家唐宝山观赏山水画作品深有感慨:“可谓远观其势,近看见致,其笔墨活脱,意境幽深”。他近几年创作的《千岩万壑锁烟云》、《山居图》
、《幽壑松风图》、《冰峪揽胜图》、《万壑千岩皆秀色》、《薛子沟印象》、《山水清音》、等作品其线条沉着、流畅、气韵生动,向观者透出了深厚苍茫的强烈感染力

古意新境,北势南韵

正如中国画学会创会理事、国家一级美术师著名画家林成翰先生为他画作题跋:“雄浑博大,清晰可闻,奇僻幽深,卧以游之”。丁仁伦的山水画无论是点、线的用笔,还是块面的布局,都能给人一种清净的水墨激情,用笔活脱、爽快,把人带入了诗一般的意境之中,他追求包容广大,意悦深遂,他十分注重“心”对自然的感情,但不限于框框,打破常规,以点、线的反复叠加和积墨,加强视觉效果,大大地丰富了山水画语言的表现性。

古人在我极变幻,尽吐烟云任点染。

丁仁伦中国山水画的特点:是对传统绘画有着明显的承继性,明显流露出主动转换和新旧衔接的特点,使其作品在具备了空、清、远、逸的深遂意境之外,又因长期善于悟“道”,长于化境,使作品愈益韵味隽永而自成一格。

天都莲花破空洒,腾挪南宫并北苑。

路在脚下,已步入创作盛期的画家丁仁伦,相信他从对古到今精华的不断认识和生活的积累,不断探索和研究,一定会在今后的艺术征途上,翻过一座又一座高山,朝着心中的理念大目标向前迈进,我们期待着。

——马汉跃《论画诗》之七十四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许钦松先生是我很敬仰的一位艺术家。我在80年代从事版画创作的时候,看了很多许主席的版画,他的版画,比如说表现生命的意境和情调,那种错版的处理,尤其是对画面这种形式感的追求,应该说当时许钦松先生是一位很有影响的版画家。但是若干年以后,我在美术杂志工作以后,发现我们许钦松先生的山水画作品,他的中国画作品也画得如此好,这一点让我敬佩,也让我吃惊。因为我们所看到的很多版画家,后来从事中国画创作,多多少少都不太像中国画,或者说对中国画的笔墨、意蕴都体会得不够深刻,很难从版画的语言转化到中国画的语言,但是我觉得许钦松主席是在版画艺术家当中转化为中国画的一个最突出的代表。后来我跟他接触多了,才知道他原来就是学中国画的,所以他的绘画艺术的低空带对中国艺术的认识比一般的艺术家更加深刻。

生长在齐鲁大地的马汉跃,在家庭环境熏染下,自幼爱读《四书》《五经》,很自然地走上了文学道路。与此同时,他也喜爱绘画,少年时代就曾拜过多位老师学习书画,而正规的美术教育,更为他打下了坚实的东西方绘画基础。他先后进修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国家画院,师从沈鹏、龙瑞诸先生。在这些名家云集、具有深厚传统的学府里,马汉跃得到名师真传,练就了扎实的书法绘画基本功,专注于中国画传统的再认识、再诠释、再拓展。

图片 5

在龙瑞先生“正本清源,贴近文脉”思想指导下,马汉跃近承李可染,上溯黄宾虹,远师宋元山水,渐渐吃透了中国山水画的艺术精神。通过读《马汉跃画集》,我们发现,马汉跃的山水创作,是经过长期的思考、准备与积累的。

我们今天看许钦松先生的中国画,是以专业的角度,或者说是把它放在当下中国画的发展中去审视它。这个角度是重要的,只有通过这样一个角度,才能看到许钦松先生在中国画中的创造性,在当代中国画学的学术地位。在这一点上,我认为他有独到的贡献,因为他的山水画画幅很大,但是画而不空,他的画幅大,主要是截取自然山水的中上段,就是从山的中段开始,一直到山峰云层,他能够处理得大气磅礴,气韵贯通,这一点我相信好多画家达不到。这也反过来说明他能够画山水画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的胸襟非常开阔。

马汉跃山水画的创作与思考深受李可染、黄宾虹先生的影响。他对李可染、黄宾虹的探索和继承主要落实到墨法上,落实到对墨法、墨趣的追求。李可染的浓重浑厚、深邃茂密、光墨变幻,黄宾虹的疏淡清逸、纵横奇峭、含浑无尽,深深地影响着他的山水画创作。

实际上我们对中国画的认识,尤其是对中国山水画的认识,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表现的既是自然对象,更是主观的胸怀。许钦松先生能够画出这样的山水画,我觉得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来自于他的胸襟的开阔,才能把这种大千世界的变化万千呈现出来,或者说他通过对山川自然对象的选择,通过和自己的心灵、自己的心胸心心相印才能够呈现出来。那么他的构图特征就是恢宏,富有气势,好像是主体性的山水画创作。所以,我觉得他的山水画创作,和一般人画小品式的山水画创作,在这一点一下子就分开了,距离就拉开了。这种心性,和大自然的气派,水乳交融的融在一起。

图片 6

图片 7

《叠翠图》

我刚才讲的是他的构图上的特征,但是这种构图上的特征,要通过绘画去呈现,有很多的技术、技巧的问题,这么大的画面,你完全用这种传统的小皴法,可能很难实现的。所以我觉得许钦松先生他在山水画的创造,就是如何体现当代人的这种审美意趣,或者是当代性的审美意趣。客观来看,20世纪以来,尤其是20世纪后半页以来,中国山水画的发展在价值判断上发生了一些变化,我们传统山水画更重要的是强调笔墨,文人画的妙处并不在实景,而是在于笔墨意趣,我们形容这张画的风格,苍茫也好,洒脱也好,或者是清秀也好,都不是从画面的意境上来讲的,而是从笔墨的格调,笔墨的个性上去强调的,这是我们看到的传统山水画。但是到了20世纪尤其是20世纪后半叶,随着中国人的美术教育,对于西方绘画的学习,造型的因素,视觉形式的因素,纳入了中国绘画的体系。所以中国画发展到20世纪后半叶以来,到了今天我们看到的中国画仅仅用笔墨去弘扬是不够的,它势必要有它的造型特征,它的视觉形式的特征。但是同时它又不是油画,不是西画,一定要把造型和视觉形式和传统的笔墨有机的结合在一起,我觉得在这一点上,许钦松艺术的创造性,或者是他在当代山水画中的创造性就体现在他把造型的特征、视觉形式的探索和传统的笔墨有机的结合在一起。比如说他这样大体量的山水,有主体性的山水,气势恢宏,他势必要画出山水的体量感。那种云层的变化,你纯粹用渲染是做不到了。那么云层和云雾、烟云和山峰之间的关系,既有体量,又有光影的变化,这就需要你在艺术的语言上,如何对这种带有雕塑的体量感的呈现,所以我认为,许钦松在艺术语言的探索上和笔墨结合得非常巧妙。比如说他也用湿笔,但是这种湿笔渲染的成分比较少,他是用湿笔每笔像雕塑一样堆上去的,他的画面很大,画得云雾蒸腾,但是你细细看,它是一笔一笔的用湿笔的堆上去的,就是讲究用笔的力度,用笔的厚度,也吸收了一些积墨的方法,他是积墨加上体量关系。我相信龚贤、李可染的笔法,他吸收了一些,但是又画成自己的东西,因为这种大体量的东西龚贤、李可染都不是这样子的。在这一点上,我觉得他有自己的创造。

马汉跃对历代山水画家的经典之作的阅读,循着古人之迹而师其心,以其执著与自信表达着自己对山水境界的理解。他注重师古,在广取博征、厚积薄发中见出传统渊源与脱颖而出的活力新意。他总是在中国山水画的历史中不断地回望,一面忘情地汲取,一面理性地分析。他的山水画格局近乎宋人,层峦叠嶂,骨体坚实,强调空间的纵深;他的笔墨师法元人,墨法精微,植被丰茂多变,仿佛有一种高古之意闪耀在苍岩深壑之中,从中不难见出范宽的雄峻、王蒙的繁密、山樵的秀润、米氏的烟云、石涛的清新,龚贤的圆厚……然而,这一切又都在若有若无之中,被马汉跃的画笔包孕其中而脱胎换骨。举凡宋元之间的画法与风格,在他的手中都能得到充分发挥。皇天不负苦心人,几十年的手摹心追,终于使马汉跃画笔的表现技巧越来越娴熟,双钩、没骨、厾笔、泼墨等各类技法样样精通,笔触的气势节奏自由流畅,水墨滋润鲜亮,形成了富有鲜明特点的作品风格。其作品营造极为精心,每成一作,必求精神饱满,意涵隽永;任取一截,都会感到尺幅之间,天高地阔,展尽大自然造化的盎然生机。如《卧听龙吟》《秋山高远》《山光秋色》等作品,让我们兴奋地看到,画家在笔法上“以书入画”,强调用笔变化,朴拙苍莽。他通过点线疏密的对比,以及墨色浓淡的对比,大面积的空白与墨色深入的对比,使得画面丰富,阴阳虚实相济。

图片 8

马汉跃在进行山水画创作时,也不完全拘泥于古法,而是打破地域局限,把“北势”的雄强壮伟与“南韵”的气韵高华相结合,力求在崇山峻岭的雄强气势塑造中透出“南派”山水温润柔美的墨韵。他孜孜以求的“山川浑厚,草木华滋”的境界,最终是以“笔与墨会,墨与水和”为体现,妙得墨气丰厚、气韵充溢之效果。

但是,这种似乎是自然形态的烟云袅绕和变化,那种云层的变化、光影的变化和山峰的表现,又不纯粹是自然的,里面有很多的形式内在关系。他能够让画面形成从前到后,从上到下,左右均衡,又有险境的构图变化,在我看来,是一种视觉形式的规律在起作用。所以从造型、视觉形式的意味来看,我觉得许钦松主席恰恰是在笔墨和这三者之间寻找他们之间的平衡,我觉得他在表现这种主体性山水的时候,对山水画语言的探索有一种突破,正是有这种探索和突破,才形成了许钦松今天的山水画的面貌。

在马汉跃看来,“笔墨”在中国古代的绘画艺术中,有着极为深邃的含义。笔是一种对“形”的追求,而神似才是最高的境界,用笔包含了对画家的思想境界、观念思维、知识修养的要求以及所处的人文环境等综合因素的影响。“笔”传达在纸面上的,就不仅仅是简单的皴、钩、擦、点,而是一种形而上的追求。而墨则是一种“意境”,意境为最上,有意境则成高格。中国画之意境,就是超越具体的物象的哲理性的感受、领悟和表达。中国传统绘画的意境,也是气与势的营造,笔与墨的经营,心与物的交融,意境所表达的是中国传统美学思想,是中国绘画的灵魂。

图片 9

图片 10

我对他的尊重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许钦松献身担任非常繁重的美术界的领导职务,我们看到近些年来广东美术也在发生着一种变化。在主体性创作方面,在这种汲取外来因素,在美术界的开放方面,我觉得都做得非常好。应该说广东是当代中国美术的一个象征,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起着先锋、引导的作用。我相信和许钦松先生的为人、他的领导艺术,尤其是他的这种开放的观念、思想的脉搏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所以你这样一级一级地想一想,他为什么选择画山水画,山水画中那种千变万化的东西,他能够把握得住。这种把握住实际上也和他的伟人方式、领导的艺术,眼观六路,看到方方面面都能够做得很好。他是统一的,绝对不会说他画画是一种面目,然后做工作又是另外一种面目。我觉得他把人生的感悟,对今天时代的思考都融入到了他的山水画当中,所以他的山水画才有深度,才有意向。他画的不仅仅是自然的山水,他表现的是自己的心灵,更多的是他对于时代的把握和感受。

《高山绝云霓》

图片 11

外师造化,中得心源

刚才说他是表现主体性的山水,他的画具有时代的意向,有人格的因素。他并不需要画点景的人物,表现出这种田园牧歌式的小情小景小趣,他画的不是这样的东西,所以他的画面在我看来是不能够画人的,如果一旦画人,就把他的整个气象破坏掉了。但是这个山体本身有人的格调,有人的品格,有画家主体精神的人格在里面,所以我觉得他更多的是表现他自己,表现我们今天这个时代的人物,表现我们这样一个时代,所以他画得更加富有气派。在这一点上,我非常赞同他不画人,不把人放进去。

山灵水动林生烟,笔墨氤氲法无边。

文/尚辉

师心师古师造化,盘礴睥睨混沌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