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从苏丹监狱到泰特现代美术馆,跨越国界的现代主义艺术先驱

图片 1

图片 2

Self-Portrait of Suffering (1961), by Ibrahim el-Salahi

苏丹艺术家易卜拉欣埃尔萨拉希是非洲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最重要的艺术运动喀土穆派的创始人之一,他将阿拉伯文字的手写体拆分成断续的形状以作为一种新的艺术形式;他也是尼日利亚艺术戏剧实验小组MbariClub的成员,他采用文艺复兴的方式,通过传统艺术为新时代创造新的艺术形式为非洲现代艺术和文学的发展带来了深邃的影响。他是苏丹文化部副部长,而在政治动荡的年代,他也曾遭误判沦为阶下囚;他更是第一个在泰特现代美术馆举办回顾展的非洲艺术家。

生于苏丹第二大城市Omdurman的一个伊斯兰教师家庭,他首次涉足艺术是为了装饰他父亲在学校所使用的古兰经。在追求医学之路因为成绩不足而失败时,他开始在喀土穆戈登纪念学院(Khartoums
Gordon Memorial
College)讽刺的是,这个学校是根据一个被苏丹人杀死的英国殖民英雄命名的学习艺术,1954年他拿到了伦敦的斯莱德艺术学校(Londons
Slade art
school)的奖学金,那时他已经精通人物素描、透视和西方视角的艺术史。Salahi曾对自己是非洲艺术家的概念知之甚少。而当时很多非洲的艺术家和诗人就在他们于西方学习的时期,面对敌意和寒冷的天气,发觉了他们的身份,比如诗人艾梅塞泽尔(Aim
Csaire) 和利奥波德桑戈尔(Lopold Senghor),黑人运动(Ngritude
movement)的创始人。

印象主义之后,意图追随和超越前辈的一代人,为了寻求突破的瓶颈,决定放弃西方艺术的整个传统和程式,从头开始追溯、寻找原始的美。非洲艺术,尤其是那些极具表现力、结构清晰及以淳朴技艺雕刻而成的部落面具成为了一众渴求回归自然、追寻艺术根源的现代艺术家的主要研习对象。从高更、马蒂斯到毕加索,非洲艺术以影响欧洲艺术家创作的方式被写入艺术史的篇章。

他彻底地享受着伦敦。我发现它实在是太迷人了。我发现了塞尚,乔托和其他的欧洲艺术家。当时只有个别的人是种族主义者。有一个学生,一个来自新西兰的男孩,我在斯莱德的派对跳舞让他非常气愤。他说你这该死的黑鬼。但我没往心里去。如果你不去注意这些事,它们就不会让你烦恼。

如果说毕加索让世人通过现代主义认识了非洲艺术,埃尔萨拉希则令现代主义回归其本源。通过对苏丹文学和视觉传统的创新运用,埃尔萨拉希的作品体现了他对阿拉伯和非洲文化的传承。他使用现代主义风格和技巧将阿拉伯书法字体和非洲艺术形式与西方艺术融合,反映了历史中的文化杂交。近日,随着埃尔萨拉希在英国泰特现代美术馆的大型回顾展有远见的现代主义者的开幕,非洲艺术又重新回到人们的视线。

他的自我发现的时刻在1957年他返回苏丹的时候到来了。我在喀土穆办了一个静物画、肖像画和裸体的展览。人们来开幕式就为了喝点饮料。开幕之后就再没有人来了。苏丹从未有过这样的活动,他说而且后来就像没发生过这件事一样。跟着是一些差不多的不受欢迎的展览,他那两年处在完全的困境之中。我一直问自己,为什么人们不能接受并欣赏我的作品。

潘多拉的盒子打开了

他开始寻找究竟缺失了什么什么才能使他的画跟他周围的人产生共鸣。抓住他的眼球的是伊斯兰书法和装饰图案。他们无处不在:住宅里,办公室里和商店里。我开始在我的画的角落里写上阿拉伯语的铭文,几乎像是邮票,他回忆说,然后人们开始有点接近我。我在整块画布上挥洒文字,他们就离我更近了一些。然后我开始拆解字母,寻找是什么给予了它们意义,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动物的形态、人类的形态和植物的形态开始从这些抽象的符号中显现出来。那时我才真正地开始做作品。图像就这样来到,通过我当时正在做的工作,带着一种我都不知道我具有的灵性。

1930年,埃尔萨拉希出生于苏丹乌姆杜尔曼的一个传统的伊斯兰教家庭。作为一个伊斯兰教师的儿子,埃尔萨拉希对艺术的初次尝试便是为父亲就职的可兰经学校的书写板施彩。在攻读医药学失败后,埃尔萨拉希开始在首都喀土穆的戈登纪念学院修读艺术。期间,他表现出惊人的天赋并获得了伦敦斯莱德艺术学院的奖学金。50年代初,埃尔萨拉希来到伦敦学习。在那里,他首次全面地接触到了西方艺术。除此之外,他还走访了意大利的美术馆以进一步了解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埃尔萨拉希精通人物绘画、透视学和西方艺术史,在欧洲的生活体验和所见所感更拓展了他对现代主义的认识。在许多来自非洲的艺术家、作家于欧洲正备受敌视和经受寒冷天气煎熬的同时,埃尔萨拉希却完全陷入伦敦的魅力中。它太迷人了,我在这里发现了塞尚、乔托还有其他的欧洲艺术家。他说。在埃尔萨拉希早期的艺术创作中不难看出立体主义、超现实主义等欧洲艺术的影子。在斯莱德艺术学院的最后一个学期,埃尔萨拉希尝试将他在当地遭遇冷漠对待的经验融入作品中,这使他认识到自己可以在艺术创作中发掘了一片新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