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实用方法,也不宜说

鲁迅先生说: 不要因为我写的字不怎么好看就说字不好,
因为我看过许多碑帖,写出来的字没有什么毛病。

图片 1

看展览时,第一眼站位很重要,看正书要保持2米距离,看行草则要距离3米之外。站定后,伸右手食指在左手掌点画做临摹状。如有人在侧,就说:此作深悟中和之美,如能背诵《书谱》中句志气和平,不激不厉,而风规自远就更妙了。

这是鲁迅和川岛一次关于书法美学标准的讨论对话,他们是以好看
和难看作为审美尺度来评价一幅书法作品的高下和价值的。鲁迅所说的好看,属于外在的形质之美,即一般意义上的字形美观,看着顺眼;所说的好,则更进了一层,属于内在的神采之美,即书法意义上的格调高古,经看耐读,含有高书不入俗人眼,入俗人眼者非高书的意味。也就是说,在书法艺术的审美趣味和评价标准上,鲁迅更倾向于超越好看的层面达到好的境界,倾向于超越形质之美达到神采内蕴的境界。

全民性的书法鉴赏缺失,是当代书坛之痛,以至于鱼龙混杂、骗子横行。所以,提升书法审美水平,至关重要。不管你平常是否练字,是否深入,都得了解书法鉴赏的基本方法、方式、术语、用词。今天,咱们且站在“实用”角度上,给大家提供些“装腔指南”。

看展忌说好看,这幅字真好看!收获大多是嘲笑白眼,是否好看不是评价艺术品的标准,对于挑剔的欣赏者,好看甚至不是褒义词,反而有轻佻之意。有三个地道的词可选用:章法、结体、用笔。章法说空灵,结体说紧凑,用笔说精到。夸书法是个技术活儿,可先夸章法,嫌不够文艺可叫留白或布白,就是墨迹和空白处的搭配。夸章法,学会一句:此做真乃疏处可使走马,密处不使透风,常计白以当黑,奇趣乃出啊就够了。记住这是清人邓石如说的,但称完白山人则更有范儿。

按照鲁迅的审美趣味和评价标准,
好的书法艺术的基本依据,应该是写出来的字没有什么毛病,要达到这一书法境界,决定性的因素是书写者必须看过许多碑帖。正是因为鲁迅对中国传统书法艺术下过一番功夫,又有高深的学养和天纵的才情,积好在心,久则化之,他才会对自己的书法充满自信。

1

欣赏书法作品时,不说字形只评用笔,这是装腔的高级境界。因书法可取意忘形、自变其体,但却要求笔笔中锋、一撇一捺有出处。用笔简单说就是运笔写字的抑扬顿挫轻重缓急。用笔圆熟、精当、浑厚、细腻、方圆结合,自然能够让书家对你刮目相看。

那么,该怎么欣赏书法,提升书法审美水平,至关重要。不管你平常是否练字,是否深入,都得了解书法鉴赏的基本方法、方式、术语、用词。今天,咱们且站在实用角度上,给大家提供些具体办法。

第一眼,站位很重要

说楷书。唐楷登峰造极无可超越。颜柳欧赵尽人皆知,但谈较陌生的作品,则能提范儿。谈颜真卿要叫鲁公,最爱大小麻姑《自书告身》;柳体只谈神策军;欧体可说皇甫诞碑;赵体胆巴碑、三门记都好。若有人较真,便可说归根结底,都以虞世南、褚遂良为宗啊!即可。

1

看正书要保持2米距离,看行草则要距离3米之外。站定后,可伸出右手食指临摹感受,感触更为直接。

聊行草。二王即王羲之、王献之父子,装腔需个性化:孙过庭的《书谱》俊拔刚断、米芾行书充满韵律感、黄庭坚书长戈大戟《兰亭序》固然神品,但却更爱颜真卿《祭侄文稿》。如非谈二王,则可说喜欢右军《远宦帖》和献之《鸭头丸帖》。

第一眼,站位很重要

确实好字,观赏时,可说此作深悟“中和”之美,如此可引用《书谱》句“志气和平,不激不厉”就更妙了。

谈隶书。须谨慎,水深易露馅。入门级《史晨》《乙瑛》不足以支撑,如非要谈则可叹礼器碑阴更可爱。汉碑种类繁芜风格各异,往远扯更安全:朝侯小子残碑是隶书美学上的创新、好太王碑看似朴拙却变化万千特别注意:若论今人隶书,则定是爱王暇举超过刘炳森!

看正书(分不清楷魏篆隶,就找不连笔的)要保持2米距离,看行草(就是连笔字)则要距离3米之外。站定后,可伸出右手食指临摹感受,感触更为直接。

2

若聊魏碑,应先掂一下自己的分量:敢聊魏碑的通常不外行。张黑女张猛龙郑文公等名碑都属于实干派,可咬定《始平公造像》雄峻伟茂,乃方笔之极规。我正准备用大白云临摹之就可招摇过关。如遇较真,可以北碑中的无名碑铭墓志最为可爱,可惜流传不广结束谈话。

图片 2

见好字,不宜说漂亮

若谈篆,须得分清大小篆:偏长的是小篆,偏方的是大篆。谈大篆时言必称古籀。大部分大篆书法作品都宗法散氏盘、毛公鼎、大盂鼎、石鼓文,把这老四样端出来基本能罩住师承来历。如说起大篆书家,只说吴缶老习石鼓用笔遒劲无人能及即可。

确实好字,观赏时,可说此作深悟中和之美,如此可引用《书谱》句志气和平,不激不厉就更妙了。

看到一幅好字,如果你非常大声地说“这字真漂亮!”,收获大多是嘲笑白眼,是否“好看”不是评价艺术品的核心标准,对于挑剔的、资深的、专业的欣赏者而言,“好看”甚至不是褒义词,反而有“轻佻”“哗众”之意。

聊小篆的捷径是谈汉篆不理秦篆。汉篆袁安袁敞二碑走宽博一路蔚为大观,是最爱。必须主动谈起三国孙皓立的《天发神谶碑》。须说此碑奇伟,但临摹时常混淆楷书笔意纳入其中,着实烦恼。另,如能说赵之谦之外,齐白老衰年印风一变也受此碑启发就更好了!补充:聊魏碑不聊二爨就缺少腔调,说起爨宝子爨龙颜你须说浑金璞玉,魏晋以还,此两碑为书家之鼻祖。招商银行那四个字就是学二爨,赖少其写的,有人说他是学扬州八怪的金农的漆书,这时要驳斥:金农也是学二爨!补充:历代小篆名家你得知道几个,明清前知道个李阳冰就够了,明清金石学盛行名家辈出:邓石如、吴让之、赵之谦等,可能都记不住。就记吴让之吧,名廷扬字熙载,因同治皇帝名载淳,故避讳号让之或让翁。吴字师承邓石如,法度精深篆法美绝,但缺乏创新。

2

一定要评价作品好,要从章法、结体、用笔说全面。夸“章法”,主要评价墨迹和空白的搭配,就说“布局空灵”或“布白生动”“趣象横生”。可引用名句:“此作真乃疏处可使走马,密处不使透风,常计白以当黑,奇趣乃出。”记住这是清人邓石如说的,但称“完白山人”则更有范儿。

聊篆刻,得先分清楚人家的师承源流:是学先秦小玺、汉铸、凿官印、还是元押封泥元朱文、或西泠八家为代表的明清流派印?看不懂篆刻师承,就没法装了。例句:这兄弟的白文印想必取法文何二老、此公朱文印有汪关苏宣遗风啊这样的片儿汤话是装腔首选。

见好字,不宜说漂亮

3

牛逼篆刻家不因刀功深厚,也不因篆法优美,而因有一套自己的古文字体系,将不同出处的古文字融于一炉为己所用。篆刻家多是精通金石文字的学者。只做刀石功夫、刻一个字查一次《篆刻字典》的最多是刻字匠。故说篆刻,认完师承认篆法,把封泥元朱文并骨的肯定海青啊。

看到一幅好字,如果你非常大声地说这字真漂亮!,收获大多是嘲笑白眼,是否好看不是评价艺术品的核心标准,对于挑剔的、资深的、专业的欣赏者而言,好看甚至不是褒义词,反而有轻佻哗众之意。

不宜评字形,而是论用笔

跟人家吹牛用刀,甭管刻多大多小的印,都用一把钨钢大刀,这样才够范儿。而且刻刀并非越锋利越好,吴缶老钝刀刻石自成一家。陪友人买印泥,到柜台上直接要光明或美丽物美价廉,等拿货的当儿可叹十年前一把好刀15块,一块好印泥30块,时光不复返啊

一定要评价作品好,要从章法、结体、用笔说全面。夸章法,主要评价墨迹和空白的搭配,就说布局空灵或布白生动趣象横生。可引用名句:此作真乃疏处可使走马,密处不使透风,常计白以当黑,奇趣乃出。记住这是清人邓石如说的,但称完白山人则更有范儿。

这是装腔的高级境界。因书法可“取意忘形、自变其体”,但却要求“笔笔中锋、一撇一捺有出处”。“用笔”简单说就是运笔写字的抑扬顿挫轻重缓急。用笔“圆熟、精当、浑厚、细腻、方圆结合”,这些说法都足以让书家对你另眼相看。

聊篆刻绕不开石头,兜里没钱但莫输气势:昌化鸡血石虽有盛名,但石质太涩且有铁锭伤刀;巴林冻质地太细,达不到追求的金石味;田黄?有多少我要多少!不怕掏钱!关键是你有货吗?说到底还是青田寿山的低端料合用,挑石时定要吩咐掌柜的再开一包新的才腔调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