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千岁时代,评郭泰来的艺术与创作

博弈 68137cm 2012年

郭泰来用画笔来表现人类将不受“百年”的限制,进入不受生老病死控制的智能时代的所想。当生命无限延长之后,我们的一切一切观念、行为、道德都将被颠覆。所以,当人类的一切一切被颠覆之后,就要出现一个新的绘画风格和新的表现形式。

像郭泰来一样,将自己的创作重心从油画转向中国画,这样的艺术家自20世纪以来比比皆是。但是要论及这样创作转向的塬因大致可以又分为两种:即一为年长力衰所致、二为艺术宗旨所为。年过半百又正值创作鼎盛期的郭泰来肯定绝非前者,的确是源自自我创作意志的转变。事实是自习画以来,郭泰来对于中国画并不
陌生,也不排斥,而且在学习西画的过程中,艺术家更鐘情于纸质的媒材和水性的颜料,总觉得水粉、水彩有种畅快淋漓的表达力,更能体现自己的情绪和理念。在
90年代郭泰来的油画创作中,他也偏重以油画的色彩和笔触去传达对中国现实生活的切实描述,并在画面上增加了中国人的特有审美感受和抒情气质。从90年代
后期的油画创作中,郭泰来对于油画的民族性的思考显得格外明确,并且已经大量吸收了中国画的技法语言而形成了作品的个性面貌。

2018年1月5日,
“千岁时代—郭泰来绘画艺术展“于达美艺术中心开幕,艺术家、郭泰来的70余幅作品于艺术中心一层南北两侧展厅展出。

图片 1

展览现场

20世纪以来,中国艺术创作发展的总体特征是变化,而其变化的主线是在反映现实生活基础上艺术创作的独立进步、在坚持民族文化传统基础上融合国际的多
样多元以及在强调文化关怀等共有价值观基础上的张扬个性。其塬因,一方面来源于社会生活的整体迭变,一方面更来源于艺术创作者的自省自立。进入21世纪,
中国艺术家面临着越来越多的挑战,这些挑战既包括了民族国家之间的文化竞争,也包括了在全球化背景下东西方之间的文化博弈,而对于中国艺术家而言,如何认
真地看待自己的文化传统?如何在一个新的歷史时期去把握现在或者未来的发展机遇?这些应该也是必须回答的问题。所以说,当代的艺术创作已经进入到了一个相
当庞大的社会环境和文化语境之中,而每一个艺术家的创造或许就是时代性的一种回答。

艺术家郭泰来发言

郭泰来,是一位早熟的艺术家。1957年出生的他,很早就显露出了在绘画上的才气灵机。20世纪60年代郭泰来追随张晓莹、邓领祥、周思聪、冯湘一学
习绘画,尤其在油画、水粉、水彩等领域颇有建树。文革期间,郭泰来虽然不得不放下了心爱的画笔,但是他还是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去摸索绘画实践的各种可能。
90年代是郭泰来油画创作的一个鼎盛时期,他不断参加或者举办油画展览活动,并从国内逐渐发展到了国际领域。郭泰来将1997-2007年认定为自我创作的变化期十年间通过反復的绘画实践和大量的阅读,逐渐打破传统艺术样式,奠定了自己绘画艺术基础,而其最终的成果则是2008年完善中国画
新的表现形式与理论基础,赋予了中国绘画新的形式美感与独特内容。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赵力在《百态千姿——评郭泰来的艺术与创作》中写到:如果说郭泰来把色彩视为面向未来的艺术创作方向的话,那么统领其百态千姿的作品面貌的另一个关键词就是“诗书画意”。从表象上而言,郭泰来似乎很迷恋于诗书画相结合的传统方式,刻意在画面上去展现自己多样性的才能,然而从深层去探讨则反映了艺术家在“建构”自我面貌过程中的“歷史维度”。事实是作为当代艺术的当代性,其实是一个模凌两可的模煳空间,即如“现在”是“过去”的“未来”,却是“未来”的“过去”,也就是说作为当代艺术的“当代性”,只有与“过去”建构起一个歷史性的逻辑关係,才能进一步釐清现在的过去性,进而确知现在的现在性与现在的未来性。

光明相 97180cm 2012年

展出作品

这是个落后的地方 各种杀虫剂像巴黎香水一样昂贵 3434cm

郭泰来着意于“诗书画”的画面结合,但是它的实质不再于表象上的结合逻辑,而在于所谓的“诗书画意”。“诗书画意”所建构的不是画面上的意义,而是观念上的“歷史性”,依据这样的歷史观念,郭泰来将诗转化为日常性的话语、将书法转化为画面的灵机、将绘画转化为符号的图像言说,最终更将自我的创作统合为具有当代文化观念的意义阐发。于是乎我们在百态千姿的郭泰来作品中,看到的不是老态龙鐘者的重复絮叨,而是愈老愈壮的创作力和想象力,以及近乎“老顽童”式的自由与天真。

1997年之后的郭泰来,断然放弃了塬先熟悉自如的绘画媒材和业已成就的形式风格,转向了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这一半百之变,其本质当然不是媒材
与语言上的喜新厌旧或者改弦更张,而是以深刻的社会思考与个人体验的积淀为基础的。90年代末的中国艺术界,面对的是国力不断增强为背景下社会文
化更新的歷史使命。在经过了80年代大量引进西方现代文化和90年代不断消化咀嚼之后,中国艺术界必须从盲从与跟随走向创立与引领的角色地位。但是要承担
这样的角色和走上这样的地位,则首先需要经歷一个自省、自立的艰苦过程。郭泰来是用了十年时间走过了这个过程的,其实其中的每一步都是重负在肩而又
如履薄冰。郭泰来把画中国画作为检视自我创作的一面镜子,不仅从中发现自己创作之不足,与此同时也在研究比较中更加肯定了民族文化传统中的宝
贵精华。

当人类没有生老病死的限制,解除生命的百年魔咒,转换为“千岁人”时,将进入怎样的生活模式?郭泰来的画或许可以帮我们解答一二。

围观土豪 68137cm

达美文化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准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