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国家美术馆换个角度,英国国家美术馆里的单色艺术

在这个颜色愈发丰富的时代,整天对着1600万色屏幕的你,是否还能想象回到黑白的世界?可曾想过换个角度,看看单色的艺术?

似乎用现在的、甚至更早的眼光来看,缺少色彩似乎都并不是件好事。单调、乏味、贫瘠、苍白人们能想到的,好像都是这些不太正面的词汇。不过英国伦敦的国家美术馆对此却毫不在意,策展人Jennifer
Sliwka與 Lelia Packer
兩人把千百年来颜色不多的、灰、白、黑的绘画等艺术作品汇聚一堂。其中有Jan
van Eyck、 Albrecht Drer、Rembrandt van Rijn、Jean-Auguste-Dominique
Ingres 等古代大師的作品。

似乎用现在的、甚至更早的眼光来看,缺少色彩似乎都并不是件好事。单调、乏味、贫瘠、苍白人们能想到的,好像都是这些不太正面的词汇。不过英国伦敦的国家美术馆对此却毫不在意,策展人Jennifer
Sliwka與 Lelia Packer
兩人把千百年来颜色不多的、灰、白、黑的绘画等艺术作品汇聚一堂。其中有Jan
van Eyck、 Albrecht Drer、Rembrandt van Rijn、Jean-Auguste-Dominique
Ingres 等古代大師的作品。

Jan van Vliet 受Rembrandt
委托依照下面这张油画制作了后面那幅版画,但是Rembrandt仍然不满意,在van
Vliet 完成之后恣意修改。

Jan van Vliet 受Rembrandt
委托依照下面这张油画制作了后面那幅版画,但是Rembrandt仍然不满意,在van
Vliet 完成之后恣意修改。

单色(Monochrome)是一个复杂的概念,让人捉摸不透。不过在这里,它包含了由有限的黑白灰或者棕色创造出的一切。从六七个世纪以前到当下,都有不同的艺术家偏爱沉浸在这灰色的世界当中。

也有当今最活跃的Gerhard Richter、Marlene Dumas、 Chuck Close、Jasper
Jones 的绘画。

这趟单色之旅从中世纪开始。在那时,出于宗教命令或是信仰目的,在祷告时,黑白可以帮着消除杂念,所以色彩在一些情况下会被当作是禁果。在12世纪,熙笃会的修士将浮雕式灰色装饰画画法运用到玻璃上,并使其成为了教堂窗户的替代品。这种明亮优雅的玻璃大受欢迎,最终成为法国教堂中的一种标配。

单色(Monochrome)是一个复杂的概念,让人捉摸不透。不过在这里,它包含了由有限的黑白灰或者棕色创造出的一切。从六七个世纪以前到当下,都有不同的艺术家偏爱沉浸在这灰色的世界当中。

在完成大幅作品之前,许多艺术家会用黑白习作来实验光影。《衣着习作》Drapery
Study (possibly study for Saint Matthew and an Angel)
很有可能是米开朗基罗的老师Domenico
Ghirlandaio的作品,这一类的习作经常被重复使用在不同的绘画与壁画上。这也是雕刻家准备大型雕塑常用的方法,因为利用黑白习作可以事先看到效果,防止在耗费耗时耗力之余才发现构图出现问题而功亏一篑。

这趟单色之旅从中世纪开始。在那时,出于宗教命令或是信仰目的,在祷告时,黑白可以帮着消除杂念,所以色彩在一些情况下会被当作是禁果。在12世纪,熙笃会的修士将浮雕式灰色装饰画画法运用到玻璃上,并使其成为了教堂窗户的替代品。这种明亮优雅的玻璃大受欢迎,最终成为法国教堂中的一种标配。

安格尔(Jean-Auguste-Dominique
Ingres)就将他著名的《大宫女》就以这种手法重现。在灰度下,标志性的躯体刻画凝聚成为织物黑色褶皱之间原始的白色平面。

在完成大幅作品之前,许多艺术家会用黑白习作来实验光影。《衣着习作》Drapery
Study (possibly study for Saint Matthew and an Angel)
很有可能是米开朗基罗的老师Domenico
Ghirlandaio的作品,这一类的习作经常被重复使用在不同的绘画与壁画上。这也是雕刻家准备大型雕塑常用的方法,因为利用黑白习作可以事先看到效果,防止在耗费耗时耗力之余才发现构图出现问题而功亏一篑。

浮雕式灰色装饰画画法是绘画中的一种特别技巧,它运用单色阴影来模仿大理石、石头等材质,形成一种类似浮雕的效果。但是它已经脱离习作的类别,而是让艺术家来展现绘画的技巧。Jan
van Eyck 利用金属尖笔、黑墨与油画颜料完成的《圣芭芭拉》(Saint
Barbara)就是历史记载中第一幅浮雕式绘画。

安格尔(Jean-Auguste-Dominique
Ingres)就将他著名的《大宫女》就以这种手法重现。在灰度下,标志性的躯体刻画凝聚成为织物黑色褶皱之间原始的白色平面。

展览中另外一幅Jan van Eyck的小双屏祭坛画《The
Annunciation》,不同于传统用黑白画来祭坛画的门板,van
Eyck的主体天使与圣母,都是用黑白来制作视觉圈套,让人产生幻觉,错以为是雕塑。

浮雕式灰色装饰画画法是绘画中的一种特别技巧,它运用单色阴影来模仿大理石、石头等材质,形成一种类似浮雕的效果。但是它已经脱离习作的类别,而是让艺术家来展现绘画的技巧。Jan
van Eyck 利用金属尖笔、黑墨与油画颜料完成的《圣芭芭拉》(Saint
Barbara)就是历史记载中第一幅浮雕式绘画。

18世纪荷兰艺术家Jacob de Wit 的Jupiter and Ganymede
就很容易让人误会成立体浮雕。

展览中另外一幅Jan van Eyck的小双屏祭坛画《The
Annunciation》,不同于传统用黑白画来祭坛画的门板,van
Eyck的主体天使与圣母,都是用黑白来制作视觉圈套,让人产生幻觉,错以为是雕塑。

另一位荷兰艺术家Hendrik Goltzius将, Without Ceres and Bacchus, Venus
Would Freeze (1606, the State Hermitage Museum, St
Petersburg)画得像版画印刷一般,连版画特有的线条都被他一笔又一笔地画出来。

另一位荷兰艺术家Hendrik Goltzius将, Without Ceres and Bacchus, Venus
Would Freeze (1606, the State Hermitage Museum, St
Petersburg)画得像版画印刷一般,连版画特有的线条都被他一笔又一笔地画出来。

当今最活跃的德国画家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 )的黑白油画《Helga
Matura with Her
Fianc》就是来自一张新闻照片。新闻报导了一位被谋杀的妓女Helga
Matura,Richter认为用黑白来画可以消除事件的伤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