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以童话的美好与浪漫诠释艺术中的思考与批判,寻找森林里的巨人

图片 1

图片 2

当艺术史走进近当代艺术后,艺术家在创造作品时开始融于强烈的个人情感,加之哲学对艺术家的影响以至于此后的艺术作品多了一份沉重。后印象派的梵高、巴黎画派的莫迪利安尼、毕加索的蓝色时期以及当代表现主义大师基弗、达明赫斯特都是如此

我要讲的这个故事:

艺术家喜欢取材于沉重的话题,就像戏剧中人们对悲剧的执着。而如今,被贴上需反映当下现实问题的当代艺术,更是强调沉思与评判并存。在这样的氛围中,如果有位艺术家以童话故事的天真与浪漫为切入点,去完成当代艺术的使命,那该有多特别。

森林里的魔井旁边有两个巨人,水静止不动,他们可以看到水中的自己。突然水波泛起涟漪,声音就像是山倾塌了一样,他们已经在一起度过了60000光年,但是今天成为了他们人生中分开的第一天。他们一个叫做基尔德,一个叫做玛丽特。

托马斯丹博《快乐墙》

《爱的小径》树林巨人航拍

森林里的魔井旁边有两个巨人,他们常常在平静的水面看到自己的倒影,但有一天,水波突然泛起涟漪,伴随山崩一样的巨大声响……两个巨人分别是男巨人基尔德和玛丽特,他们已经经在一起度过了6000光年,但是今天成为了他们人生中分开的第一天。基尔德守护在井边,玛丽特出去看井边发生了什么。他发现了由石头和钢铁做成的一种巨石怪,巨石怪正在蚕食两个巨人赖以为家的森林。但是它看起来非常忧伤,仿佛他的肚子受了伤,巨石怪通过食用树木和泥土来减缓自己的疼痛。与此同时,基尔德感觉森林变得越来越小,玛丽特发现巨石怪的体型变得越来越大,而且速度越来越快。巨石怪的肚子变得越来越大,突然间怪物开始咆哮,随后怪物爆掉了,天空撕破了,白天变成了夜晚,夜晚变成了黎明,寒风凛冽,而且太阳消失不见……然后他感觉到了玛丽特掌心的温度,与此同时,天空中投出了一缕阳光,折射出这个曾经是绿色而现在已变成灰色的世界。基尔德和玛丽特从那个神奇之井中取出了100万滴水,把它混合在一个篮子里,并施了一个咒语……风会继续吹,水会继续流,太阳依然照耀,树木依然生长,他们期待着,或许在某一天它会再次变成绿色。

玛丽特守护在井边,基尔德出去看井边发生了什么。他发现了一个由石头和钢铁做成的生物,巨石怪正在蚕食两个巨人赖以为家的森林。巨石怪看起来非常忧伤,仿佛他的肚子受了伤,在通过食用树木和泥土来减缓自己的疼痛。这时玛丽特感觉森林变得越来越小,而基尔德发现巨石怪吞噬森林的速度越来越快,肚子变得越来越大,连体型也变得越来越大。

其实神奇之井里的水就是雨水,而那个巨石怪就是人类。这两个古老庞大的巨人,他们度过的一天,就相当于人类度过的一生。虽然人类来到这里,还破坏了这里的环境,但是最终太阳依然会闪耀,这些植物依旧会生长,阳光雨露终究会降临……

巨石怪 The Creature

托马斯丹博《爱的小径》之男巨人 摄:余俊锋基尔德

巨石怪开始咆哮,仿佛出了什么事情。突然间咆哮声停止,巨石怪消失,天空被撕破了,白天变成了夜晚,夜晚变成了黎明,寒风凛冽,却不见太阳的踪影。

托马斯丹博《爱的小径》之女巨人摄影:余俊锋玛丽特

终于,玛丽特再次感受到基尔德掌心的温度,与此同时,天空中投出了一缕阳光,折射出这个曾经是绿色而现在已变成灰色的世界。

托马斯丹博《爱的小径》之巨人怪

树林中正在等待伴侣的玛丽特

这个童话的作者是来自丹麦的艺术家托马斯丹博,而他将这个童话故事塑造在了武隆懒坝国际大地艺术季上,并命名为《爱的小径》。童话中的三个巨人,是他巨人系列的51、52、53号作品。

巨人们从魔井中取出了100万滴水,然后把它混合在一个桶子里,并且施了一个咒语,然后风继续吹,水继续流,太阳依然照耀,树木依然生长。

托马斯丹博

你一定会想知道这个故事发生在哪里,我会告诉你答案:它在武隆懒坝的森林之中。而创作这个故事是将环保贯彻生活、工作的艺术家托马斯丹博。

童话、环保、人类与自然的关系

《爱的小径》项目地现场

以当地废弃材料来进行创作是托马斯的一贯风格,也是他的作品最鲜明要传达的”可再生“与”可循环“的理念。在重庆,这组作品以废弃建筑木材为材料,两个巨人和怪兽身高十米左右,坐落在山野之间,仿佛是几尊巨大的守卫,这样的景象,我们似乎只有在童话故事中见到过。

丹麦回收艺术家托马斯丹博在重庆武隆完成了他为期一个月的驻地创作之路。为我们带来巨人系列作品的第51、52、53个木质雕像,巨人雕像用武隆当地的废旧木材建造而成。同时也是艺术家以The
Great Story Of The Little People And The Giant
Trolls讲述为核心的世界童话艺术项目的中国部分。

武隆懒坝国际大地艺术季上鸟瞰的女巨人与巨人怪 摄:青山摄

托马斯在武隆进行巨人创作

托马斯的巨人系列已在全球五十多个地区展览过,每当到达一个陌生的国家或地方,他总会观察周围环境,取用当地材料,在当地团队的帮助下,创作出属于当地的“巨人与怪兽”。这次与重庆本地团队的合作下,女巨人则出现了一条颇为有趣的麻花辫。

用他的话来说:如果500年后,你来看我的童话故事,你会发现它里面有未来。你发现背后的含义了吗?

“如果我们一味地只知道制造垃圾然后填埋垃圾,又在填埋的基础上修建房子。那我们根本就不需要爱因斯坦来告诉我们,五十年后一百年后会发生什么。我们现在每天都在制造垃圾,如果按照这个态势继续发展下去的话,未来我们的孩子不再有可以玩耍的地方,也不可能知道苹果树上的苹果是什么样子,因为到那个时候世界上将全是垃圾。”托马斯说

珍惜

孩子们在与众多托马斯丹博巨人作品互动

对于儿童来说,这就只是个关于怪物与人类之间的故事。但是对于成人来说,它有着更深层次的寓意。托马斯用具有深刻内涵的童话去暗示人们,这其实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怪物其实就是破坏环境的人类行为。但是在故事里还是有一丝希望的,并不是说所有的故事都要像迪斯尼的那些电影一样,最后是欢乐大结局。如果说人类和怪物一样继续吞噬自然,最终将走向灭亡,当然我们也可以选择不这样做。

人类会消失,但自然会一直存在。而这些利用废弃材料所作的作品,也会在自然风化中逐渐腐烂,关于作品的“后事”,托马斯非常坦然,他说,这是自然界的韵律,艺术家无法打造出永久不衰的东西,但就算是人类也不是永生的。如果人类想要打造永久不衰的东西,最终也无法改变我们会毁灭掉整个星球的宿命。因为即使我们打造出了这个永久不衰的东西,然后我们把它传给我们的下一代,然而下一代他们又会有新的喜好。说到这里,托马斯打了个比方,比如说手机,如果填埋在地里,可以保持几百年甚至几百万年,但是使用的话可能用一年你就不会用了。

北极熊在垃圾堆里寻找食物

“我们建造东西的方式,其实都可以和大自然学习,经历风吹日晒,这些所谓的材料在生长,他们倒塌之后还可以变为新的养分,所以不要去追求永恒。”托马斯说

如果有一天,人类所见之处不见森林,你也已经不敢让孩子亲近大地。我想原因之一就是,海洋已经容纳不下人类生产的垃圾,而垃圾只能埋藏于大地。你的孩子,在钢筋水泥打造的公园里,无法感受真正的土地,也无法成为大地的孩子。

令人羡慕的是,托马斯的工作室有一千一百平,在一个七米高的地窖里,堆满了各样的回收物品,有木料,塑料容器等,有时候他和同事会到街上收垃圾,也有一些拥有待处理废弃垃圾的公司会主动与他们联系。而托马斯和他的同事们,则将这些废弃植物重新整理,做成新的艺术项目。

被塑料逼到窒息的海鸥

托马斯创作《爱的小径》时使用的废弃的木材 摄:谢霜君

乱扔垃圾、破坏森林、将危险的化学物质放入河流,我们应该想想,人类的未来离尽头还有多远。愿你我都有个值得期待的未来,在喧嚣的社会施予我们压力时,我们有个自然的港湾,让我们回归本真。

《爱的小径》项目团队正用废弃的木材创作《爱的小径》之巨石怪 摄:黄建雄

今年夏天,托马斯以《爱的小径》为题,充分利用武隆懒坝的原生石材、风貌、材料为基础,为我们吟唱属于自然、属于武隆懒坝的童话。

与自然沟通,与自然相处,在边角碎料和被人废弃物品中寻找可再生、可循环的方式,托马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表达:一,垃圾并不总是没有价值的,如何定义一件物品是否有用以及是否有价值,取决于你的看待方式,或许你所认为的废品,可以变为一件极其精妙的艺术品。二,在商业社会中,垃圾的获取非常方便,艺术不一定是昂贵的。

武隆懒坝国际大地艺术季

“我喜欢通过一些有故事有灵魂的可循环材料来得到一些激发和启示,如果用崭新的材料做作品就失去了作品有灵魂有故事的深意。”托马斯

在托马斯的童话故事里,他用木头回归森林、回归自然。作为一名强调环保理念的艺术家,托马斯一直在用自己的行动,向世界上的所有人宣告爱护大自然的重要性。当然,除了作品本身存在的内涵以外,一件艺术该如何融入环境,和观众进行互动,也是艺术家在思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