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赵无极盛世,重磅拍品引燃亚洲市情热度

摘要:2018年佳士得香港春拍“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与“融艺”晚间拍卖会现场[佳士得]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2018年的5月,对于佳士得而言无疑是一个值得铭记的时刻,在经历了“洛克菲勒”世纪拍卖和纽约现当代…

图片 1

图片 2

2018年佳士得香港春拍“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与“融艺”晚间拍卖会现场

5月佳士得香港春拍期间,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一共举办了三场拍卖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融艺晚间拍卖、以及亚洲当代艺术和亚洲二十世纪艺术两场日间拍卖。三场拍卖累计成交总额高达1,237,492,500港元,创下包括林寿宇、阮潘正、阿莫索罗、李真、袁远、贝斯塔贝斯特黎萨、索菲普皮奇、龎均和帕斯塔等在内的知名及新晋艺术家的30项拍卖世界纪录。我们现正为即将到来的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秋季拍卖征集拍品。

2018年佳士得香港春拍预展现场,佳士得亚洲区总裁魏蔚致辞

[佳士得]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

十亿之夜刷新香港夜拍纪录

5月,全球拍卖在经历了洛克菲勒世纪拍卖和纽约现当代艺术晚拍高潮迭起的惊喜之后,即将于香港完成最华丽的结尾。5月24日,佳士得香港2018年春拍在香港会展中心拉开大幕,除了带来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中国书画(古代、近现代及当代水墨)、中国瓷器及工艺品、珠宝钟表等几大门类精品,还同时呈现了即将于6月20日举槌的伦敦晚拍精品。

2018年的5月,对于佳士得而言无疑是一个值得铭记的时刻,在经历了“洛克菲勒”世纪拍卖和纽约现当代艺术晚拍的高潮迭起之后,香港市场又用一次刷新纪录的惊人表现,为佳士得“神奇5月”画上了圆满的惊叹号。

5月佳士得香港春拍期间,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融艺晚间拍卖成交总额逾10.4亿港元,成为佳士得香港历来成交总额最高的夜拍,更见证了佳士得在香港举行拍卖以来首个十亿之夜的诞生。全场最高价拍品为赵无极1959年创作的《14.12.59》,成交金额为176,725,000港元,超过拍前高估价的两倍。共有三件拍品成交价超过8,000万港元。

现当代艺术拍卖关键词:赵无极、吴冠中、陈逸飞、融艺、巴斯基亚、奈良美智、朱沅芷

5月26日晚,佳士得香港“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与“融艺”晚间拍卖举槌,全场76件拍品上拍,共斩获10.4亿港元,为佳士得香港自2008年设立现当代艺术晚拍以来的历史最好成绩。全场成交率以件数计为86%,以价格计更高达93%,同比2017年春拍增长了91.5%。难怪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门主管张丁元在拍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也难掩激动的心情:“本场创纪录的拍卖结果验证了佳士得的策划思路并巩固了在市场当中的领导地位。尤其值得鼓舞的是本季竞投买家非常多元,来自两岸三地、新加坡、东南亚、韩国及日本等多个亚洲区域的买家踊跃参与竞投东西方艺术,而西方藏家对于亚洲艺术的强烈兴趣都进一步夯实了香港作为真正国际化平台的地位。”
“赵无极盛世”降临
虽然有“融艺”中诸多西方当代艺术大师作品的加入,但本季佳士得晚拍最受瞩目的名字,毫无疑问仍是在去年佳士得晚拍中两度刷新个人拍卖纪录的赵无极。在本次拍卖中,“赵无极热潮”持续发酵,而且相比于佳士得前两季晚拍中仅有一件重点拍品“一枝独秀”的景象,本场赵无极作品可谓百花齐放,7件上拍作品中6件成交,拍下逾4亿港元,占全场成交额40%。

赵无极与佳士得的天作之合

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拍部分,以被誉为留法三剑客吴冠中、赵无极、吴冠中的作品为绝对核心,此外还包括陈逸飞、草间弥生、奈良美智的作品重点作品。

其中,率先点燃现场热情的是“红透半边天”的《14.12.59》,这件全场估价最高(6800-8800万港元)的拍品为赵无极从“甲骨文时期”(1954-1958)向“狂草时期”(1960-1970)转型时的突破之作,用色大胆,气势磅礴,显示了赵无极1958年受到抽象表现主义影响后,树立个人独特抽象面貌的坚定的信心。当晚《14.12.59》以4500万港元起拍后,在超过7位现场及电话委托的竞争下,很快就突破亿元大关。此后竞价阶梯变为1000万一口,但众买家并未吝啬银根,快速加价,终由佳士得台北专家翁晓惠(Ada
Ong)的电话委托以1.55亿港元落槌,加佣金成交价为1.76亿港元,成为拍场上第三贵的赵无极作品。

《14.12.59》是赵无极作品连续第三次在佳士得香港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上夺魁。去年的佳士得香港春拍和秋拍期间,赵无极的两件作品《29.09.64》(成交价152,860,000港元)和《29.01.64》(成交价202,600,000港元)曾两度创下艺术家作品拍卖纪录。时值赵无极:无言的空间大型专题展览正于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举行,再加上佳士得拍场上高价的接连出现,成就了艺术市场上史无前例的赵无极热。

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紀及当代艺术国际董事张丁元介绍赵无极《14.12.59》

紧接上场的是《2.11.59》,同为赵无极1959年之作,此作主体为交缠的黄色、白色与黑色,气势奔腾中更显幽暗深邃。或许是由于前一件“心头好”未能成功拿下,场中持9392号牌的买家突然发力,从3000万起拍后一直强势举牌,即使遭遇佳士得亚太区副主席李昕手中电话委托的激烈竞争也毫不犹豫,经过20余口叫价后,以9460万港元将此作收入囊中。此后这位女士气势不减,再下一城,以7210万港元拍下赵无极历时12年完成的《10.11.58

30.12.70》。全场满满当当的观众,也受到这三次成交的感染,连续三度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将竞买气氛推向最高潮。

赵无极市场迎来盛世,不仅仅因为其连续过亿成交的市场表现,更在于其一级市场和公共机构的展览中所表现出的巨大活力,作为东西融合的艺术典范,赵无极的抽象艺术在国际艺术涌入亚洲的当下,愈发展现出经得起时间考验的魅力。

对于赵无极市场的快速上扬,张丁元表示:“从去年开始,赵无极的作品价格一直有大幅度的增进,主要因为赵无极是目前华人艺术家中,在全球市场曝光最多的。关于《14.12.59》我前后和卖家交流了近八年,直到今年春拍结束征集前两天才终于敲定。其中亮眼的红色很少在赵无极的其他作品中见到,这代表了他当时对自身抽象方式的自信,其重要程度、艺术价值和稀有性,买家是看得到的。”由于赵无极艺术认知水平和范围的扩大,其作品也进入重新定价的阶段,本场中其他赵无极作品在此前价格基础上的大幅攀升,便提供了有力证明。

新热点持续引爆市场

在赵无极之外,全场第二高价来自陈逸飞1997年的《丽人行》,此件作品与去年创纪录的《玉堂春暖》同属陈逸飞晚期的“侍女”系列,围绕其“大视觉”的艺术理念而展开。《丽人行》的独特之处,在于将动态的电影与静态的绘画相结合,以写实绘画探讨历史、时间的真实性的观念,远远超越了古典写实绘画的范畴。作为全场唯一估价待询的作品,《丽人行》以3800万港元起拍,在两位现场买家你来我往的拼抢中,以7200万港元落槌于9315号牌的男性买家,加佣金成交价为8335万港元。《丽人行》1997年曾在中国嘉德以231万元成交,折算成人民币,21年间升值近30倍。

同样引发场内买家激烈竞争的还有朱沅芷《欢乐节庆的百老汇》。在去年《工业之轮在纽约》创下了亿元奇迹后,朱沅芷一跃成为当下亚洲市场询问度最高的早期华人艺术家之一。而在近期涌现至拍场的许多朱沅芷作品中,《欢乐节庆的百老汇》最能代表其纽约时期“钻石主义”的艺术成就,同时因为画面赏心悦目的色彩和几近完美的品相,惹来现场座位一前一后的两位女性互不相让的争夺,价格一路从1500万抬升至5000万,终被耿画廊负责人耿桂英拿下,5860万港元的成交价,不仅10年间增值10倍,也是朱沅芷作品的第二高价。

令人略感遗憾的是两件朱德群1960年代的早期作品仅低于估价成交。与朱德群市场反响最好,色彩丰富且鲜艳的晚期作品不同,其早期作品更注重书法线条在抽象画面中的运用,色调并不讨喜,但却是朱德群抽象艺术的原点。在张丁元看来,本场以3835万成交《第81号》当为朱德群最顶级的作品,但由于这类作品的价值不在亚洲买家视野内,而受到低估。“在这方面西方市场和亚洲市场有很大不同,由于西方有完备的美术馆及艺术评论体系,他们对作品的观念价值会很重视,市场也能给予回应。但亚洲市场对此还无法完全回应,很多时候作品只要颜色、题材甚至人物表情稍有不对,都会出问题。对于作品中的观念部分,亚洲藏家还需要时间来培育。”
“泛亚”布局的另一重点——日韩板块,此次佳士得依然是以草间弥生和奈良美智作为主打,但近几年屡有出色表现的“具体派”和“单色画派”艺术家名单悄然一变,推荐了李圣子、山田正亮这样的新面孔。草间弥生本场有4件作品上拍,全部在千万级别成交,尤其拍前估价较低的《柠檬汁》(1991)、《南瓜》(2006)及《无限的网》(1998)都超越了先前估价,显示出强劲的基本盘。估价最贵的《No.
F. C.
H.》为1960年一系列“无限网”当中色彩搭配更为独特的一件,2650万港元的成交价也超越了拍前预估。

相较而言,奈良美智的发挥不如上一季,本季佳士得上拍的奈良美智最大纸本作品《punch
Me Harder》以1330万港元成交,“圆盘”系列《In the pinky
Lake》落槌在1150万港元低估价,另有一件木板系列《Life Is Only
One》低于估价成交。
韩国女星抽象艺术家李圣子1963年的作品《金星I》为其拍场中最高估价(250-350万港元)作品,以322万港元成交。而日本老牌抽象艺术家山田正亮的作品遭遇流派。

在此之外,几位近期市场活跃的热点人物在本场拍卖实现了价格突破。其中,在大陆和台湾市场广受推崇的“极限主义”艺术家林寿宇作品《绘画浮雕双联作》和《2月5日》分别以514万和490万港元成交,均超越了此前382万港元的拍卖纪录。雕塑家李真的《黄金雨》以994万港元成交,刷新了去年同样在佳士得创下的782万港元纪录。中国青年艺术家袁远的《彼岸3》拍得225万港元,同为新纪录。
张丁元特别提到了林寿宇的表现:“随着亚洲藏家对抽象了解的逐渐加深,当赵无极、到朱德群已经到了较高程度,很多藏家会对下一个阶段的艺术价值提前预判,林寿宇便是华人抽象收藏的一种延续。这也充分反映了当下市场的成熟性,他们不会盲目去追,去会寻找下一个价值所在。”

“融艺”贯穿的东西方通路
本季春拍,佳士得也第二次举行了“融艺”专拍,相较于去年的“初来乍到”,今年佳士得在选件方面更加游刃有余,24件拍品成功易手21件,取得2.31亿港元成交额,大幅超越前次。领衔“融艺”专题的巴斯基亚(Jean-Michel
Basquiat)1982年作品《无题(橘色运动人像)》拍前估价(6200-9400万港元)仅次于赵无极《14.12.59》,当晚以5500万港元后,竞买节奏相对缓慢,经过近10口加价,6300万港元落槌于翁晓惠的电话委托,成交价为7322.5万港元。

相较于对巴斯基亚作品多少带着试探意味的竞买,近期在大陆和香港地区屡有展览的肖恩·斯库利(Sean
Scully)、乔治·康多(George Condo)、费尔南多·波特罗(Fernando
Botero)、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等西方艺术家的作品在“融艺”中受到了更多藏家的欢迎,均超出估价成交,这无不说明艺术家在中国曝光度的增加直接对其香港市场带来了积极影响。

对于第二次“融艺”的表现,纽约战后及当代艺术部专家Barrett
White表示:“对于新兴市场而言,巴斯基亚《无题》这件作品重要性和新鲜度,还需要更多的时间获得认同,这是拓展新市场时常见的情况。但亚洲藏家对巴斯基亚以及其他西方当代艺术作品的踊跃竞投,对佳士得是一个非常大的鼓舞。这说明我们的选件与亚洲藏家的品位相连接。”
张丁元补充到:“这几年,我们观察到一个现象是,以往亚洲藏家垂直型的收藏习惯正在逐渐向横向型转变。他们不再只是盯着一个系统上的某几位艺术家收藏。而是随着东西方艺术的深度交流,变成重点式、跳跃式的收藏。在以前,一个藏家要从收藏朱德群过渡到收藏毕加索可能需要15年,但如今在3年之内就已经完成。而未来这个趋势会更加明晰。这也要求拍卖行比以前拿出更多稀有、重要的艺术家代表作,并将亚洲的优秀作品放到全球艺术的大平台中去比较。”

佳士得香港2018年春拍“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成交价Top10 No.1
赵无极《14.12.59》,成交价:1.77亿港币

No.2 赵无极《02.11.59》,成交价:9460万港币

No.3 陈逸飞《丽人行》,成交价:8335万港币

No.4 巴斯奎特《无题 (橘色运动人像)》,成交价:7322.5万港币

No.5 赵无极《10.11.58-30.12.70》,成交价:7210万港币

No.6 朱沅芷《欢乐节庆的百老汇》,成交价:5860万港币

No.7 朱德群《第81号》,成交价: 3835万港币

No.8 赵无极《雪花飞舞》,成交价:3130万港币

No.9 朱德群《第51号 – 万家掩映翠微间》,成交价:2890万港币

No.10 草间弥生《No. F. C. H》,成交价:2650万港币

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国际董事张丁元评价道:赵无极创造了西方画家在抽象风格领域里无法表达的东方精神,开创了中国绘画的现代样貌。

佳士得亚洲区副主席兼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国际董事张丁元表示
:以往数季的拍卖成绩骄人
,多位亚洲艺术名家的作品也创下成交纪录,因此是次拍卖搜罗了全球最出类拔萃的艺术杰作,让藏家有机会购藏来自不同时期和类型的经典作品。再度登场的融艺晚间专拍将继续探索各地艺术家在身份、文化和歷史方面的共通点,建立全球的艺术对话。香港作为国际艺术中心,提供了一个最理想的交流平台,而我们亦会继续巩固佳士得在市场内的领导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