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7

你看不懂的不一定丑书,凭什么你看不懂的书法都是丑书

长期以来,各种报刊杂志上批评丑书的文章很多,指责现在许多展览作品甚至获奖作品在创作时不往美观上去写,有意漠视用笔,破坏结体,夸张变形等等。

丑书概念的缘起

摘要:“丑书”推崇者们把傅山“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直率毋安排”和刘熙载“怪石以丑为美,丑到极处,便是美到极处。一丑字中,丘壑未易尽言”带有“丑”字的句子摘出来,以为“丑书”见证。

对这些看法,他们在认识上有两个错误:

明末傅山曾言:“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真率毋安排”等等,此话其实是针对赵孟頫妩媚绮丽的书风而言,而非书法理当以丑为上,并且傅山晚年对此言也有幡悟。

原标题:也谈傅山、刘熙载“丑书”说

一是不知道美是生命的感悟,是意志的体现,是有血有肉的鲜活的形象,误将漂亮作为美,将打破局部的四平八稳、不讲究外在、媚巧的作品贬之为丑。

图片 1

清 傅山 草书临阁 绢本 174.5×50.5cm

图片 2

外行人眼中的丑书

在当今书法界中,推崇所谓时尚创新“丑书”者为数不少,不乏书坛高位者。他们断章取义古人论点,说是遵循传统,使盲目跟风者亦众。“丑书”推崇者们把傅山“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直率毋安排”和刘熙载“怪石以丑为美,丑到极处,便是美到极处。一丑字中,丘壑未易尽言”带有“丑”字的句子摘出来,以为“丑书”见证。

丑书固然要反对,然而,我发现有不少人却分不清什么才是真正的丑书。但凡看到那些粗头乱服、奇形怪状、自己看不懂的作品都列为丑书,这是不行的。要批丑书,首先得提高自己的眼力,要懂得什么样的丑才是真的丑,而什么样的丑,却不是丑,而是拙。雅的美,容易欣赏。而拙的美,却难倒了很多人。拙的美,需要更高的眼力,所谓曲高和寡、阳春白雪。

中国书法的特点之一就是能融入创作者的情趣以及意志与感悟,能体会到这一点需要有一定的书法基础,与情趣表达,并有对真正性灵体验的感知,而非只知道四平八稳,工稳不拙,除此之外,皆是丑书。殊不知真正工稳作品中的精微变化也是外行人难以理解的。

中国文字内涵颇多,此两句虽以丑字论书,但因“丑”字是多义字,应不以“丑陋”之“丑”译之,更不应摘句去断章取义,应通段读取全意才行。鲁迅先生曾说:“还有一样最能引读者入于迷途的,是‘摘句’。它往往是衣裳上撕下的一块绣花,经摘取者一吹嘘或附会,说是怎样怎样超然物外,与尘浊无干,读者没有见过全体,便也被他弄得迷离惝恍。”以这种“摘句”式认识事物,只能是以偏概全,会把人们带入迷途。

二是不知道书法史上的丑书都是时代精神的表现,不同时期有不同内容,因此批评起来教条主义,无的放矢。

图片 3

书法界争议最集中、最多的就是傅山的“宁丑毋媚”中之“丑”字。如何才能正确理解傅山的丑字论,只有通读一段完整意义的文字才能理解无误。

图片 4

拙与丑

傅山在《霜红龛集·作字示儿孙》开篇诗中,首先说明“字如其人”之理,“作字先做人,人奇字自古”。而后,他又在文中对偶得赵孟頫墨迹赞之“爱其圆转流丽,遂临之”,此谓觉赵书甚美。但终因赵成为“如徐偃王之无骨”,“只缘学问不正,遂流软美一途”而厌之。故有“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直率毋安排,足以回临池既倒之狂澜矣。”所以,“宁丑毋媚”是针对赵孟頫“无骨”“学问不正”“软美”人格为核心的反驳。“软美”的前提是赵人格无骨气,习术不正而写,具有阿谀之气,并非真美而是“谄媚”。此即道出赵因是南宋遗逸而出仕元朝,有悖宗庙的卑鄙人格而被人“薄其人遂薄其书”。曰:“丑,众也。”笔者以为“宁丑毋媚”之“丑”字,在此应依义而释为“大众、随大流”之意,而绝非是现在普遍认为的丑美相对的“丑”字。“媚”因赵孟頫逢迎后朝,应是“阿谀、讨好、巴结”等义,并非是“美俊”之义。也就是说“宁丑毋媚”,应解释为:宁肯随大流,走大众化,也不能像赵书那样既没有骨气,又谄媚巴结后朝之卑贱。这也足以显示傅山人格中高贵德品骨气所在,正如他诗中赞扬颜真卿“平原气在中,毛颖足吞虏”的正气磅礴的气势。所以,笔者以为“宁丑毋媚”之“丑”,非真丑字也。

陆机 平复帖

书随时代见精神,一个时代的书风也能集中体现一个时代的特点,清康有为以来,破除帖学迷信,崇尚碑学朴拙风貌,一时学书者得窥见未有之大观,“丑书”自此发轫。

刘熙载《艺概·书概》说:“怪石以丑为美,丑到极处,便是美到极处。一丑字中,丘壑未易尽言。”刘熙载以此论书,一个“怪”字,点石出奇,首先异众。而文眼在于难以言表的“丘壑”二字,虽“以丑为美”,但要“丘壑”深邃神秘耐人寻味,此非具内在古朴厚实美质不可。其质并透出石表,令人神往,才能似丑实美。不然便没有“丑到极处,便是美到极处”,此不过是以“丑”引路,终是赞“美”。如无“丘壑”,便是尽俗尽庸尽陋尽恶,是真正的丑陋。再看此句前后文段。此句前说:“学书者始由不工求工,继由工求不工。不工者,工之极也。《庄子·山木篇》曰:‘既雕既琢,复归于朴。’善夫!”一语道破学术之三个境界。至最高境界不工者,并非是无法,而是远离刻意雕凿,心手相应,随意法度,法之精也,从而达到炉火纯青,可谓“工之极也”。但必须明白,“不工者”来自于“工”,未有先“工”,绝无后来之“不工者”,这就说出书法功底来自时日之磨炼,并非是一挥而就的。刘熙载之“不工、工、不工”与孙过庭“平正、险绝、平正”三境界大有异曲同工之妙。再看此句后段:“俗书非务为妍美,则故托丑拙。美丑不同,其为人之见一也。”也就是说,俗书误为书法要刻意追求妍美(这里的“非”字为错误义,《易·系辞下》:“杂物撰德,辨是与非”),或故意把字摆布写丑,这是不对的,这样的话便失去了自然之美。所谓“以丑为美”,是指不经过刻意雕凿的淳朴美。因为,原生态的淳朴,蕴含天地造化的自然之美。说到家,淳朴之丑,是说的事物本原的状态,其实是“丘壑”自然之美,不是真正意义上让人厌恶的丑陋。那种现实中不讲功底而故意雕凿的丑字,才是真正的丑陋,是不齿的。这个真丑,也应包括没有功底的“故作老”。

对这两种错误,前者属于美学理论方面的问题,只要翻一下《艺术概论》就可以明白,用不着赘述。

刘熙载在《艺概·书概》中道:“丑到极处便是美到极处,一丑字中丘壑未易尽言”,此处所谓丑便是朴拙的内涵。金庸武侠中杨过对玄铁重剑的使用便同此理,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另外,古丑字即多义字,还有:同侪、类比、凶恶、羞惭、嫉害、愤怒、坏人,交恶、卑贱等义,其字义还通“俦”通“尻”。

后者属于书法史观的问题。存在决定意识,任何一种精神现象包括审美观念,都有它产生的社会原因,并且,随着社会原因的变化而不断修正、充实和发展。当一种风格被大家接受并被奉为美的标准时,凡是新生的、与之相反的风格必然会被视为丑书,清初,与帖学对垒的碑学开始崛起,也就是丑书实践和理论的滥觞。丑书发展至今已有三、四百年,这段历史可分三个阶段。

图片 5

再说,古人有云:“貌随心生”,“书为心画”,“字如其人”。写字就是写志,人因“性相近,习相远”所以有赏美趋丑之分。字犹如人的相貌,人心端美则字端美,人心丑恶则字丑恶。所以,《艺概·书概》中还说:“贤哲之书温醇,骏雄之书沈毅,畸士之书历落,才子之书秀颖。”诚然字如其人啊。笔者再妄加一句:“痞邪之书丑陋”。

当代的“丑书”

由此可知,傅山、刘熙载论“丑书”之丑,并非是真丑。钝吟老有云:“书是君子之艺”,丑书推崇者无论怎样在古人笔下寻章摘句,去吹嘘、附会与张扬,也印证不了自己出手离谱的真正丑陋是美的。

讲起丑书人们马上会想起傅山的名言: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真率毋安排。这种极端的非此即彼的选言判断表现了一个艺术家的反潮流精神,联想到傅山的一贯思想:作字贵在无倪,无布置等当之意,信手行去,一派天机等等,他提倡四宁四毋的目的。无非是为了抒发真情实感,体现生命意志,超越一般意义上的漂亮,追求艺术本质的美。

十年期间,极左思潮的影响,涌现出一大批“创新”之作,强调推陈出新,注重视觉效果,形式繁复忽视了书法本身,书之一道,渐渐成为了视觉艺术,从而“唯观神采,不见字形“。

图片 6

图片 7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