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7

一手好字,古时候的大夫

图片 1

近日,由陈宝国、冯远征、许晴等主演的《老中医》在央视一套热播。该剧以民国时期的上海为背景,讲述江苏常州孟河医派传人翁泉海闯荡上海滩,倾尽一生致力于中医文化保护与传承的故事。

图片 2

2017年1月,中国收藏家协会书报刊委员会开始了民间收藏明清时期御医手稿的征集活动。此次征集活动中,尘封近200年的清代御医汪必昌所著《聊复集怪症汇纂》为此中上品,其中记载了约650个偏方秘方。对于该稿本价值,中国嘉德拍卖公司古籍善本部原总经理预估,如果以每种秘方或偏方40万元作价,此稿本的市场价能达到2.16亿元。

该剧不仅展现了传统中医文化的无穷魅力,还强调了书法对于学医的重要性。在第四集中,主人公翁泉海对前来拜师的于运来说,“学中医呢,有四句话:一手好字、二会双簧、三指切脉、四季衣裳。”这里将“一手好字”排在了第一位,为什么这么说?

前不久,清朝嘉庆年间御医汪必昌所著《聊复集·怪症汇纂》手稿一册被发现,这一隐逸两百年的手稿中记载了540余种偏方秘方,所涉病症甚至包括癌症在内的各类怪症。

人们不禁会问,古代中医药方手札为什么这么值钱呢?其实刨去千剂秘方的巨大医用价值,娟秀的手札本身也有着极高的艺术价值
。中医药方手札更能自然灵动地不同时代医者相同的人文情怀和悲天悯人,可谓寸纸之内见洞天。

先来看一下这段精彩的对话:

汪必昌是嘉庆年间著名御医,当时曾刊行《聊复集》五卷,内阁学士汪滋畹为之作序——

图片 3

央视热播剧《老中医》力挺书法片段

这是汪必昌自序——

▲ 民国老中医手抄古籍

文字版:

而最新面世的汪必昌手稿,记录的全部是疑难怪病偏方秘方,极为珍贵。专家估计,这卷手稿的总价值能达到2.16亿。当然,这估价主要指的是秘方的价值。

相反,现代一些不良医生动辄丢给病患一纸不知所云的药方,不一定能药到病除,反倒可能坑害了病患的血汗钱。

翁泉海:知道为什么要把一手好字,放在最前面吗?因为大凡名医都非常重视这个处方书写的工整,字是一张方子的门面,是这位大夫文化底蕴,跟学识才华的外露。很多病家见医之前啊,都是先看你的方子,也就是看你的字,他们以此来揣度这位大夫,学术之深浅、医术之高低。

但我们看到汪必昌的手稿,竟发现他的小字十分娟秀、可爱,如果刨去秘方价值的因素,这手迹本身也很珍贵吧——

提到不知所云的药方,这里讲一个网上的段子:

于运来:可是先生,我觉得大夫能治好病就行了,字写得好不好不重要,再说了,字写得再好,那要医不好病人,也不是好大夫啊。

其实在传统文化里,很多事与书法相通。

一次,一个医生写了一个药方给病人,病人看半天看不懂。于是跑到药房,把信交给护士帮着认一下,她仔细看了很长时间,把两瓶药拿给病人,说:这个,每天两次!

翁泉海:此言差矣,一个中医的功底啊,首先是看字,一手好字,能看出一个大夫的心境来,你看一张药方,如果是一手好字,患者看了赏心悦目,他认为你是认真的,他会对你尊重、信任你,这时候十分病,就去了一分;如果这个药方上的字呢,是龙飞凤舞、张牙舞爪,患者看不懂,你说他的心情能好吗?久而久之他还会再来吗?不来倒是小事,怕就怕因为字写得不好,让药师错配药,贻误人命。

同为国粹的中医,与书法的关系就更加微妙了。

虽然这是个笑话,但大家一定也有过看不懂医生手写药方的经历。医生们字迹之潦草早已饱受诟病,甚至变得见怪不怪。总有很多人抱怨如鬼画符、天书一般看不懂。

于运来问能不能跟着翁泉海边学医边练字,翁泉海最终还是拒绝了他的请求:先回去练字吧。

集书法与中医之大成者,傅山为古今第一,他是医生里写字最好的,是书法家里看病最强的。

比如下图

关于中医为什么要写好字,翁泉海给出的解答可以总结为三点:

但你可能不知道,书家中的陆维钊、诸乐三、张宗祥,以及国学大师马一浮,也都旁通医术,于是他们亲手开的方子,便让人耳目一新了——

一、可通过处方上的字,来揣度其学术之深浅、医术之高低。

陆维钊方

图片 4

二、有一手好字,患者看了会放心、会尊重、信任你。

诸乐三方

有趣的是,这种障碍在医生和药师之间却仿佛没有那么大。当患者拿着龙飞凤舞的处方到药房或售药处取药时,药师们一般可以毫不费力地辨认出这些药名并交付患者。

三、字写得不好,会让药师错配药,贻误人命。

张宗祥方

经过专业药师破译后

其中第三点是最基础的,看病救人是件严肃的事,应认真对待,写的药方自然要能让人看清楚都有些什么药。看到这里,想必不少人会想起现代一些不良医生动辄丢给病患的一纸不知所云的药方。张牙舞爪的东西看惯了,我们还以为药方本来就是这样子。

马一浮方

才明白上面的药方原来是这样

提到不知所云的药方,这里讲一个网上的段子:

值得一提的是,陆维钊先生的药方手迹世间仅此一件,极为难得;马一浮先生精通多门学问,看病自然也在行;诸乐三先生以书画名世,而他本人就是中医科班出身的。

一次,一个医生写了一个药方给病人,病人看半天看不懂。于是跑到药房,把信交给护士帮着认一下,她仔细看了很长时间,把两瓶药拿给病人,说:“这个,每天两次!”

你也许会说,这几位本就是书家,写得当然不差,书法日课今天算不算标题党呢?别着急,咱看看纯粹的中医写的药方如何——

图片 5

虽然这是个笑话,但大家一定也有过看不懂医生手写药方的经历。医生们字迹之潦草早已饱受诟病,甚至变得见怪不怪。很多人抱怨如“鬼画符”、“天书”一般“看不懂”。

绍兴名医杨森茂方

那么,问题来了:这些潦草的字迹是不是医生之间约定俗成的暗号?

比如下图:

海盐名医任小田方

现在很多医院门诊人满为患。医生在日常工作中所面临的时间压力山大,概括起来最主要的理由是忙碌,以至于养成了习惯,在不忙碌的时候也写得潦草。还有的说是在医学院学习的时候必须大量高速撰写处方药名,培养出的坏习惯。那些专有名词在被反复书写之后,字形笔画便难免会向神似的境界迈进。

有趣的是,这种障碍在医生和药师之间却仿佛没有那么大。当患者拿着龙飞凤舞的处方到药房或售药处取药时,药师们一般可以毫不费力地辨认出这些药名并交付患者。

清昆山名医潘道根方

图片 6

经过专业药师破译后,才明白上面的药方原来是这样:

清代御医陈莲舫方

其实,作为国粹的中医,与书法之间有着很微妙的关系。

那么,问题来了:这些潦草的字迹是不是医生之间约定俗成的“暗号”?

以上几张,都是清至近代,各地名医的亲笔药方。乍看来,根本判断不出哪些是书家字,哪些是医家字。

历代名家书写的方药字幅,

现在很多医院门诊人满为患,医生在日常工作中所面临的时间压力山大,概括起来最主要的理由是忙碌,以至于养成了习惯,在不忙碌的时候也写得潦草。还有的说是在医学院学习的时候必须大量高速撰写处方药名,培养出的坏习惯。那些专有名词在被反复书写之后,字形笔画便难免会向“神似”的境界迈进。

精美的花笺,娟秀的字迹,配以实用的处方,药材间的留白,篆刻的提示语,虽无意安排,却成了章法多变的书法小品,着实耐看。

很多都是书法史上的不朽杰作

是不是所有的医生都写成这样呢?并不是。

由此我想,擅长突破书法图式的傅山,其灵感是否来自于开药方的经验呢?

传统中国文人除了精于琴棋书画之外,都具有基本的医学知识。正如《老中医》剧中所说:“一手好字,二会双簧,三指按脉,四季衣裳。”其中,字写得好是第一要紧的事情。有些病人,先看处方、病历写得好不好,再来判断医生水平高不高。

民国杭州名医骆也梅方

图片 7

书家中的陆维钊、诸乐三、张宗祥以及国学大师马一浮,也都旁通医术,他们亲手开的方子,让人耳目一新。值得一提的是,陆维钊先生的药方手迹世间仅此一件,极为难得;马一浮先生精通多门学问,看病自然也在行;诸乐三先生虽以书画名世,却是中医科班出身。

民国杭州名医何公旦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