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0

法兰西三剑客,朱德群都离我们而去

著名华裔艺术家朱德群在巴黎家中去世,享年94岁。消息是朱德群的外孙在推特上公布的,他说,在家人们的陪伴下,外公走得很安详。

图片 1

1985年,赵无极回母校举办讲习班

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得知朱德群去世的消息时,正好在美院校园里头,“忽然感到一阵失落。”

朱德群

人物名片

“吴冠中、赵无极、朱德群,他们几位都是林风眠(杭州艺专首任校长、中国现代艺术之父)培养出来的,国美第二代艺术家的优秀代表。这些有着世界影响力的第二代大师,相继离我们远去了。”

朱德群在国内并不是耳熟能详的名字,相比于他的老师林风眠、他的同门师弟吴冠中,朱德群只能说是名声在外他是法兰西学院艺术院200多年来第一位华人院士。他的名字最近一次出现在国内媒体,是因为3月26日傍晚,胡润艺术榜发布了2013年度公开拍卖市场作品总成交额排名前100位的中国在世艺术家,其中油画家朱德群排名第二。然而,当天凌晨,朱德群在巴黎去世,享年94岁。

赵无极,华裔法国画家。1921年生于北京,1935年入杭州艺术专科学校,1948年赴法国留学,并定居法国,被称为西方现代抒情抽象派的代表。2013年4月9日下午,赵无极因病医治无效在瑞士沃州逝世,享年93岁。

朱德群的溘然长逝,标志着旅法中国现代主义艺术家群体最后一位大师的离去。

朱德群原名朱德萃,1920年出生于安徽萧县(当时属于江苏),祖父与父亲都是医生,都热爱书画,家中收藏的字画便成了他的启蒙教材。1935年,15岁的朱德萃中学还没毕业,借了堂兄朱德群的毕业证,报考杭州国立艺术专科学校(现为中国美术学院,以下简称国立艺专),从此开始了人生的艺术之行。

我不怕老去,也不怕死亡,只要我还能拿笔、涂颜料,就一无所惧,我只希望有足够的时间来完成手上的画,要比上一幅更大胆、更自由。93岁的法籍华裔抽象派艺术大师赵无极于4月9日在其瑞士家中去世,这是他晚年最大的心愿。

图片 2 /34

彼时的国立艺专,校长是林风眠,教师有潘天寿、吴大羽、常书鸿等名家,后来被誉为法兰西三剑客的赵无极、朱德群还是刚入校的学生,吴冠中甚至还没进门。而如果没有朱德群,也许吴冠中就不会成为一个载入史册的画家,而是一个平庸的工程师。

赵无极曾获法兰西骑士勋章,2012年,他的巨型画作《Juin-Octobre85》在香港拍卖会上以1800万港币成交,创下中国油画界的拍卖纪录。他还曾在世界各地举办了160余场个人画展,与美籍华人建筑设计师贝聿铭、美籍华人作曲家周文中,被誉为海外华人的艺术三宝。

|图片 3
分享到

朱德群和赵无极同年入校,少年心性的他在军训中结识了比自己大一岁的吴冠中,两人常在一起玩儿。吴冠中当时念的是浙江大学电机科,但喜欢画画,于是朱德群就撺掇好友弃工从艺,跟他一起念国立艺专。就这样,1936年,吴冠中成了比朱德群低一届的校友。

融入西方主流美术界

  • 网易微博0
  • 新浪微博
  • 腾讯空间
  • 人人网
  • 有道云笔记

当时国立艺专的教师中,以教油画的吴大羽威望最高,不仅学问好,还长得靓、穿得帅,是学生心中的男神。朱德群对他的记忆是:大黑边的近视眼镜、灰黑叉肩斗篷大衣、瘦小的裤脚,走在教室地板上发出咚咚的声音。吴老师对有天赋又用功的学生格外热情,于是朱德群和吴冠中每天都作伴去西湖边写生,一画就是四五张,因为吴老师一天看不到他们的画,就会很失落。

法国画家马蒂斯曾说:你想学画画,那就先割掉你的舌头,因为从此你只能用画笔来表达。而赵无极就是这样一位不善言辞的人,他对人生的感悟只需要用自己的画笔便可诠释。

林风眠一直在国立艺专推行西化艺术运动,以期改革中国艺术,虽然因为时代原因屡战屡败,但也影响了一批学生,其中就包括朱德群、赵无极、吴冠中。毕业后,三人相继留学法国,在与西方美学的碰撞融合中,将中国艺术带入了一种新的可能,成为三位被历史记住的艺术家,并被冠以法兰西三剑客。

赵无极14岁考入杭州艺专开始学习绘画。但是赵无极不太能接受当时国内传统的中国画观念,同当时的许多年轻人一样,在心中选定了艺术之都法国作为自己的进修圣地。1946年,吴冠中、熊秉明考取公费赴法留学;1948年,在国内任教6年后,赵无极自费携妻乘坐安德烈勒庞号邮轮赴法留学。几十年后,吴冠中、赵无极、朱德群被誉为国际画坛的中国三剑客。

  • 网易女人频道|
  • 查看图集|

曾有人问三人的关系究竟如何,朱德群说:我们是好友。至于怎么个好法,他说没有形容词,好友就是好友。

同夏加尔、莫迪里阿尼、毕加索和米罗一样,虽然是来自异域他乡的艺术家,赵无极的艺术也在法国开花结果。然而,当时的欧洲人普遍认为中国画之所以美,完全是取巧于丝绢的感觉,他们眼里的中国画更像是工艺品。在1948年的法国,中国的画家若想获得成功,都要主动去和国际接轨,改造自己来迎合西方趣味。初到法国的赵无极同样不能免俗。他在法国的早期作品大多是用油画颜料画一些篆字或碑文,这种作品表面带有一种神秘的美感,但对于以欧洲文化为中心的西方人来说,这类作品依然属于文化另类。

图片 4

后来,吴冠中回国,朱德群和赵无极留下了。直到1979年,朱德群曾经的老师、时任中国美术馆馆长的刘开渠带着一个雕塑代表团访问法国,朱德群才和祖国重新联系上。

在赵无极认清这一点,并摒弃这种作画方式时,才真正迎来了他艺术事业上的高峰。他开始将西方的抽象与东方的意象融合,虽是在作油画,但又好似中国文人在直抒胸臆,达到了大写意的意味无穷之效。这种独特的味道,让西方人认定了这才是属于中国的油画,也认定了他是第一位进入西方主流美术史的中国艺术家。

朱德群绘画作品欣赏

图片 5

在法国画着抽象油画,朱德群却一直活得很中国。家中摆设是中式的,要孩子说汉语、念唐诗宋词,给在中国的校友寄颜料1997年,在法兰西学院艺术院的院士加冕礼上,朱德群说:我是一个汉家子弟,可我一直在追求将西方的传统色彩与西方抽象画中的自由形态,用中国阴阳和合的精神组合成新的画种。

一名伟大的艺术家,能够被后人铭记的就是他的作品。也只有独具个性语言,同时具有时代性的作品,才真正具有艺术价值。收藏家郭庆祥[微博]认为:赵无极的艺术是创造性的,他的创造性同时又和他所处的艺术发展时代紧密相连。今天回头再看他的作品,每一个阶段都留下了他孜孜不倦的艺术探索和创新精神,他学习毕加索、马蒂斯、莫迪里阿尼,吸收米罗画风,也借用甲骨文符号,更把中国传统绘画中空灵的画面构架带到了其油画创作中。所以,赵先生的艺术表现语言既是西方的,又是东方的,或者说根本就勿用分东与西!

朱德群绘画作品欣赏

图片 6

1985年5月,赵无极回到已经改了名的国立艺专浙江美院,给27个来自全国各大美术院校的师生,讲了一个月的课,赵无极讲习班后来被视作中国美术史上一件具有改革意义的大事将融汇中西的艺术实践和观念带入中国。可惜的是,朱德群自从1955年离开中国后,虽也曾几次回国,还是没机会给后辈上一节课。

曾回国开绘画讲习班

朱德群绘画作品欣赏

图片 7

吴冠中在给《朱德群传》作序时回忆,2000年9月,朱德群到上海博物馆举办个展,特地和吴冠中一道去了趟鲁迅故居,那里有他们的一段共同记忆。一九三六年十月十九日,先生在上海逝世时,我和德群正在杭州国立艺专上学,我在艺专宿舍阅报室读到这震惊的消息,哭了。那时我们艺专同学整天沉浸在艺术的追求中,不问政事,但鲁迅之死及以后的日军侵华却影响了我们这代年轻人的整个人生道路。

自1948年赵无极离开中国,这一别就是整整37年。1949年末,吴冠中、赵无极、熊秉明三位为了回不回祖国而在巴黎彻夜长谈。最后,赵无极、熊秉明留下,吴冠中回国。直到1985年4月,赵无极应邀回到母校中国美术学院讲学,举办了一个为期1个月的赵无极绘画讲习班。但这再一次的相见,却只平添了赵无极对中国未来美术发展的忧虑。

朱德群绘画作品欣赏

图片 8

10年后,2010年3月,朱德群在中国美术馆办展,吴冠中又来了,带着又改了名的国立艺专中国美院的院长许江他也是当年赵无极讲习班的学生之一,不厌其烦地一幅幅讲解,兴奋得像个孩子。由于身体原因,这次朱德群没能来中国。3个月后,吴冠中去世。

当时来参加讲习班的学生都是来自全国8所美术院校的优秀人才,他们大多是在苏联美术教育体系下学画,很多人的艺术风格都惊人的相似。这让赵无极大为惊讶,他便决心要在讲习班中用手术刀狠狠地戳几下,不仅提高学生的绘画技艺,更要唤醒学生的自主创造意识,要让学生将绘画视为类似于呼吸一样的自然行为。

朱德群绘画作品欣赏

图片 9

法兰西三剑客尽管艺术风格不同,但对于艺术爱得纯粹,这一点却是如出一辙。

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书记章晓明,当时任讲习班班长,他对此事记忆犹新。当时,我们都抱着一种赵无极先生作为抽象画家怎么来给我们上写实绘画课的心态,带着一种好奇和期盼来上这堂课。当他站在你面前的时候,赵无极先生不是我们想象中的大画家,给人的感觉就是很普通的老人,很儒雅,并且平易近人。跟他接触,就像跟我们的长辈接触一样。他上课非常兢兢业业,每天都非常准时,一整天所有的时间都在教室,给学生改画,每个学生都改,在具体的绘画实践中呈现他的思路。课间休息时,他就坐在藤椅上和我们聊天,讲跟毕加索交往的故事。

朱德群绘画作品欣赏

图片 10

吴冠中说过:人生只能有一次选择,我支持向自己认定的方向摸索,遇歧途也不大哭而归。

当年,同学们怀着试探的心情,冒昧提出了希望画外国模特儿的愿望,赵无极先生欣然答应,请他的夫人当模特儿。中国美术学院版画系教授陈海燕也是当年讲习班的学生,她回忆道:讲习班虽然只有短短的1个月,但是当年赵无极先生教给我们观察事物的方法,强调艺术的个性,以及他对艺术的执着和虔诚,这些在我们心中永远驻扎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