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油画家刘小东想用新媒体量化悲伤,刘小东与Peter

在画布上勾勒出来。

刘小东:长。时间是对等的。如果出去画两个月,我回来就要修养两个月,哪怕天天发呆,我可能什么都不干。有点颓废的精神,对艺术家来说是非常重要的。颓废是触摸你真正内心的好机会,所以你努力工作了,用同样的时间颓废自己,互相补偿了,打个平手,谁也不欠谁的。

约瑟夫已然90逾岁高龄,但仍坚持每天在位于英国科茨沃尔德丘陵地带的家中作画。这些画在最后走出工作室进入展厅之前均经过他的一番深思熟虑,本次展出的新作呈和煦且柔和的蓝绿色调,在自然映像与抽象抒情中很好的寻得平衡,于他而言,非作画而别无他法能够体现其对生命的感悟与抒发。

创作时坚持写日记

《21世纪》:你说生命就和画画一样在于熬,你对熬有什么理解?

这些画很脆弱,它们是我情感的抒发,试图以某种意义而存在。我只想真诚的活着,或许我能够创作出一些其他人需要、想要或是能与他们产生共鸣的作品…

02.白胖子和他爸

《21世纪》:你修养的时间长吗?

刘小东《Time/时间》 2014, 布面油画,尺寸: 20块画布,每块尺寸为 60 x
60厘米,总尺寸: 240 x 300 厘米, Liu Xiaodong

(责任编辑:侯瑞亮_NBJ9752)

《失眠的重量》在三座城市:北京三里屯的十字路口、上海外滩和艺术家家乡架设了实时纪录的摄像头。艺术家用红蓝黑三种颜色表示不同内涵,红色代表政治中心,黑色表示经济中心,而蓝色则是梦回故乡。都市的车水马龙,络绎不绝的行人不断膨胀,不安焦躁,而梦境中的家乡图景就好像海水一般温柔而宁静,却又可望不可即。

关于里森画廊

“世界范围内活着的写实画家,比不过刘小东。”

刘小东:本来我做新媒体,就是想离绘画远一点,完全忘记绘画这回事,想能不能做一个完全互动式的艺术。但围绕这个基本的概念做成后,就像生一个孩子一样就跑了。平时我还是愿意好好画。如果再过几年,再有人跟我挑衅,没准我还会再做一个新媒体装置。装置和绘画不矛盾,反倒是拓展了我的视野,我在反观我过去的绘画的时候,会想到我是不是应该画得再老实一点。因为机器什么都能干,那有什么点是机器无法取代的?我会站在他的角度重新去审视自己,这其实是蛮有帮助的,真的是一个学习的过程。

里森画廊是世界上最有影响力和历史最悠久的国际当代艺术画廊其中之一。于1967年由尼古拉斯劳格斯戴尔建立,它开创了早期最重要的极简和概念艺术家生涯,如艺术和语言、卡尔安德烈、丹尼尔布伦、唐纳德贾德、约翰莱瑟姆、索尔勒维特、理查德朗和罗伯特雷曼等等。在它的第二个十年中介绍了英国和欧洲的一代重要的艺术家,当中统称为新的英国雕塑家,包括安尼施卡普尔、理查德迪肯、施拉泽赫什阿里、朱利安奥培和托尼克拉格。透过两个在伦敦和两个在纽约的空间。画廊支持和开发的59位国际艺术家包括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阿洛拉和卡尔萨迪利亚、艾未未、娜塔莉杜尔伯格和汉斯伯格、瑞安甘德、哈龙米尔扎、刘小东、宫岛达男,若什德若娜、佩德罗雷耶斯和圣地亚哥西耶拉等。

刘小东坚持写实,坚持户外写生,?

刘小东喜欢并坚持现场写生,他常常像一个记者、一个作家、一个电影工作者一样在创作。他走进现场调查,和当地人聊天,收集素材,有时在现场附近搭一个简陋的棚子就开始实地写生。呼吸,在一次威尼斯双年展上艺术家如此定义其作品和时代的关系。一方在呼一方在吸的同时,相互之间存在着一种张力。几十年如一日,他始终关注着大时代给普通人现实生活带来的巨大影响。

-彼得约瑟夫 2018

多媒体装置作品 – 《失眠的重量》

《21世纪》:你实地写生时有记日记的习惯吗?

Peter Joseph《Blue, Red, Pinks and Light Grey, October 2017》,
2017,布面丙烯,尺寸: 116.8 x 96.5 厘米,摄影 Jack Hems Peter Joseph

他的新作尝试了之前从未使用过的形式

3月底,刘小东的最新作品展Chittagong在米兰开幕,展出的这组全新的作品源自刘小东于孟加拉南部吉大港的一次田野考察。艺术家探索了世界最大拆船工地里工人粗糙的生活境况。展览延续了刘小东一贯的写实风格,每一件作品都源自艺术家原地考察及实地记录,如实地刻画了艺术家周围的地貌。

刘小东《Weight of Insomnia(Karlsruhe)
/失眠的重量》2017-2018,布面丙烯,尺寸: 250 x 300 厘米

他和他的作品就是日常生活,

刘小东:熬其实就是慢慢积累,你喜欢一件事,不见得在短时间内能够有什么成效。你要知道这个大概在什么范围内,慢慢弄,不要急。一个专业的人从事工作的专业状态,一定是有条不紊的。头一次做菜的人,有可能会把厨房烧着了,但一个专业大厨炒菜,一定是很有秩序的。我们画画也一样,进入专业状态以后,身上基本上都是没有什么颜料的,一切处理得非常规范,这就是专业状态。

Peter Joseph《Black,Yellow, Blue, 2 pinks and Turquoise》,
2016,布面丙烯,尺寸: 137.2 x 111.8 厘米,摄影: Jack Hems Peter Joseph

我就想在不影响别人的情况下,完成我的那一点事。”

刘小东:出去画画都记,但回来就不记了,我怕得病,因为每天都写的话,需要更强大的精神。所谓幸福就是忘记。本来不记日记就忘了,记了就老想起来,没事就翻一翻,老活在前天的阴霾里。所以不画画的时候我一点都不记,画画的时候,我把这当作我工作的一部分,我的时间都交给了这件事,我是透明的,给我拍纪录片哪怕我睡觉的时候都可以拍,但是完成了这个工作,对不起,我得修养身心。

编辑:江兵

这是一个巨大而暗沉的群体。

最开始我想测量一种重量。人都悲伤过,有时候你会悲伤得站不起来,喜欢很颓废的躺着,就像有某种重量压着一样。我想把这种精神生活翻出来,让我们能够看到,能够摸到,这完全是个农民的想法。刘小东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Peter Joseph

(原标题:他的油画曾卖出5712万,如今想用新媒体量化悲伤)

我的绘画一直围绕日常生活,和日常百姓打交道,比较简单容易。世界不是围着我转的,我永远是围着世界转的。我没想过世界围着我,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在不影响大家的情况下,我完成我的那点事。他说。

Peter Joseph,《Dark Blue, Lemon and Pink》, 2017,布面丙烯,尺寸: 137.2 x
111.8 厘米,摄影: Jack Hems Peter Joseph

03.睡眠与失眠

刘小东尝试新媒体装置,是因为不服输的劲儿。策展人张尕是他的初中同学,有次略带挑衅地问他敢不敢做一个新媒体,他就做了。《失眠的重量》将由摄像头捕捉到的持续不断的数据,转译为建筑的轮廓、人的影子、车水马龙和树影,持续3个月24小时不间断地作画,充满了思辨和情愫。

项目团队首先搭建了一个框架,然后在框架上安装了空白画布以及由数条钢丝绳操纵的机械画笔,通过控制钢丝绳的收放和颜料的流动在画布上再现了经过计算机处理的实时画面。虽然机械画笔忽动忽停,不大顺畅,而且刘小东除了可以选择监控摄像头的设置地点和绘画用的颜料之外也无法完全控制其他因素,但他仍试图通过数字技术的方法探索绘画本身的敏感性。

人悲伤的时候会站不起来,

图片 1

图片 2